新冠肺炎时期的爱情:疫情如何导致离婚率暴涨

互联网 情感 2020-04-05

在过去的几周里,微博和知乎上的热门话题中,有这样一个问题:“当你脱离隔离后,最想做的事情的是什么?”

毫无疑问,一条高支持率的评论会是:“立即离婚。”

尽管这句话在大多数情况下被认为是一个讽刺的笑话,但在一次前所未有的全国性隔离期间,许多中国夫妇确实被迫在隔离期重新审视他们的关系,并在网上发泄他们的不满。

为应对一月底登上全国新闻头条的新冠状病毒暴发,政府实施了广泛的自我隔离和强制封锁措施。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大多数中国人都在家工作,其中许多人甚至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家工作。人们还要在几乎没有人际接触的情况下,在家门口订购食品杂货,避免在家庭之外进行不必要的社交活动。

但随着城市逐渐回归正常轨道,全国各地关于离婚率上升的新闻和讨论铺天盖地,导致不少人猜测,可能有一种后隔离期的离婚现象正在酝酿中。

从“婴儿潮”的希望到“离婚爆炸潮”

在中国西部的四川省达州市,当地民政局的负责人告诉梨视频,自从2月25日办公室重新开放以来,他们看到离婚的夫妇激增。他说:“所有的离婚预约都已经定好了,三月底之前,我们的预约都排满了。”

在其他地方,中国西北部陕西省西安市的婚姻登记处在3月1日重新开放后,报告称离婚人数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西安离婚预约爆炸”的标签至今在微博上已获得3200万的阅读量。上海、深圳、成都和广州等中国各大城市也有类似的报道称,4月底之前的离婚预约都被预订一空。

这一趋势使得许多微博用户评论道:“离婚是中国第一个反弹的行业!”

对于中国政府和相关部门来说,这些早期的报告显示出了一个不太理想的情景。他们本希望近两个月的禁闭会导致中国出生率的上升,因为中国的出生率已经下降了很多年。

自2017年放宽独生子女政策以帮助抵消人口老龄化以来,政府似乎利用一切机会鼓励民众生育——即使是在流行病期间。几周前,一张据说摄于河南洛阳的官方横幅照片在网上流传开来,上面写着:“待在家里生二胎,为国家作贡献。”

新冠肺炎时期的爱情:疫情如何导致离婚率暴涨

尽管今年晚些时候可能还会出现隔离后的婴儿潮,但也有许多人通过社交媒体表示,他们之所以选择与伴侣分手,是因为他们发现了配偶的婚外情,或者发现了以前可以忍受的不可调和的差异。隔离措施限制了夫妻的行动,使得夫妻可以剥离日常生活、工作和世俗生活的各个层面,真正地审视他们的关系和互动状态。当一名女网友在与丈夫相处期间发现丈夫不忠时,她在自己的微博上宣布了他们的离婚决定。据她说,两人在婚姻问题上存在分歧。她写道:“可是我的婚姻观,连话语暧昧不清的都是出轨。”

新冠肺炎时期的爱情:疫情如何导致离婚率暴涨

当地官员敦促夫妇们重新考虑这些“冲动”的离婚,他们将其归咎于在家里呆在一起的时间之长前所未有。一些城市已经降低了每天离婚预约的数量。但这似乎并没有减缓这一趋势。但正如一位微博用户所言:“如果一个月都相处不好,这样的婚姻还能指望一辈子吗?”

生活在“高压锅”里

对许多已婚夫妇来说,隔离期是一个揭示配偶“真实一面”的时期。虽然有些人很珍惜与伴侣共度时光的机会,但另一些人则承受着照顾孩子的压力,得不到支持、家庭责任不平衡。企业被迫关门数周,人们因此失业,夫妻们抱怨家庭财务压力越来越大。尤其是女性,她们通过社交媒体来控诉婚姻中分担责任的不平等。在知乎的一篇帖子中,一位用户写道,在疫情期间,自己一直在武汉一线做护士。她和丈夫结婚六年多了,有一个五岁的孩子。在疫情暴发期间,她在医院工作,她的婚姻问题由于随之而来的压力而被放大。

她的丈夫是一名室内设计师,刚刚失业,但仍然拒绝做任何家务或帮助他们的家庭。她写道:“在这个家庭里,我既是男人又是女人。随着病毒的暴发,我的公公婆婆和丈夫也避免与我进行任何身体接触,因为他们担心我可能感染了病毒。”她补充说,她已经决定结束这段关系,一旦民政局的时间恢复正常,她就会离婚。

在某些情况下,这种矛盾呈现出更加黑暗的边缘,越来越多的家庭暴力报告出现了。2月下旬,在隔离高峰期,一位微博用户观察到邻居的情况:“对面楼的住户每天晚上必有一户家暴、吵架、哭喊,不出声的住户我看页没好到哪里去,不知道疫情结束前这里会不会变成疯人院。”

新冠肺炎时期的爱情:疫情如何导致离婚率暴涨

“孤独”的隔离期

其中一些问题可能在于中国大部分地区对婚姻的普遍态度。中国的平均结婚年龄是女性26岁,男性27岁。除了上海、北京和深圳等主要一线城市外,大多数中国夫妇都是在20多岁左右安顿下来的,一些三四线城市的夫妇结婚年龄只有21岁或22岁。结婚的压力很大程度上还是来自家庭和社会。在这种情况下,当男女双方到了世俗眼中的适婚年龄后,许多人会迫于压力而潦草结婚,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全面审视这种改变生活的决定背后的原因。

虽然说居家隔离迫使人们重新评估这种压力有些言过其实,但它也让一些人重新表达了对婚姻和抚养孩子的担忧——这种情绪在中国90后中尤其流行。当然,强制隔离对其他情侣来说也是因祸得福,尤其是那些习惯于通过微信和视频来维持异地恋的情侣。ZoeZ是一位受过国际教育的产品经理,她很高兴能和她的瑞士顾问男友共度这段时光。她说:“这是我们第一次连续14天呆在一起,因为他总是出差。”

在中国,虽然人们平均每天花在手机上的时间超过6个小时,但与伴侣面对面交流的奢侈享受并没有受到普遍欢迎。但许多网友表示,一旦现实生活中的接触变得频繁,他们与另一半的交流就彻底中断了。有人现身说法:“我们一起在家呆了一个多月,彼此说的话都不超过10句。”“尽管我们都在家,但感觉我像个鳏夫。”很明显,尽管与最亲密的人在一起,许多人仍然感到非常“孤独”。

冠状病毒的暴发,引起了全球有史以来最大的物理口罩全球销售,但它似乎也撕毁了当今中国人佩戴的“口罩”,迫使人们面对自己的真实面貌、所拥有的东西和自己选择的生活。

事实证明,这不仅是对个人关系的考验,也是疫情过后对社会的一个挑战。

温馨提示

如我们提供的信息有价值,请精彩分享给您的朋友。谢谢!

精彩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精彩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