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哈尔滨,资深玩家会从老道外开始,先有傅家甸,后有哈尔滨

互联网 旅游 2020-06-30

北方冰城哈尔滨,除了冬季里的浪漫雪韵外,还有个老道外历史文化街区,可以去逛逛,那里有老哈尔滨人的最温暖的儿时回忆和特有的烟火气。

游哈尔滨,资深玩家会从老道外开始,先有傅家甸,后有哈尔滨

随着汽笛的轰鸣声,列车缓缓驶过松花江上的铁路桥,进入哈尔滨市区。一条铁路把哈尔滨分成道里、道外,相比道里的高楼林立、热闹繁华,道外则透露着一丝古朴和优雅。一条条老巷弄,一栋栋古建筑,在时光的浸润中,留下了岁月的痕迹,烙印着生活的气息。这个寄托着哈尔滨人无限回忆的地方,被大家亲切地称为“老道外”。

游哈尔滨,资深玩家会从老道外开始,先有傅家甸,后有哈尔滨

老道外,是哈尔滨人心目中最温暖的记忆。幽静的胡同,深邃的大院,精美的小吃,是那样的亲切而熟悉。来到这里,吃上一块“老鼎丰”的点心,买上一只“裕昌”烧鸡,再到星熠社的园子里听上一段评书大鼓,每个人在这里都能找寻回童年的时光。

游哈尔滨,资深玩家会从老道外开始,先有傅家甸,后有哈尔滨

坐落在松花江南岸的老道外街区已经走过了百年历史,它北起升平街,南至南勋街,西起景阳街,东至十道街,在这片0.53平方公里的街区里,还保存着二百多栋老式建筑。一砖一瓦间透露着哈尔滨这座城市的历史和底蕴。

游哈尔滨,资深玩家会从老道外开始,先有傅家甸,后有哈尔滨

百年老店里,凝聚着一代又一代人的味蕾体验。各色传统手工技艺,是很多人心心念念的童年记忆。每一条老街深巷中,都能寻觅到哈尔滨人最传统的生活方式。每年入秋,家家户户都会买来新鲜蔬菜,晒干水分,加以储存,就是冬天里的美味。而邻里之间,一声问候,一杯暖茶,就能把日子过得幸福而绵长。

游哈尔滨,资深玩家会从老道外开始,先有傅家甸,后有哈尔滨

如今生活在老道外的居民,大多是“闯关东”移民的后代,清朝时期,许多山东人、河北人,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推着小车,挑着担子,踏上了一条充满坎坷和荆棘的“闯关东”之路。

游哈尔滨,资深玩家会从老道外开始,先有傅家甸,后有哈尔滨

山东人傅宝山、傅宝善兄弟来到了松花江南岸。几年时间里,他们开垦了荒地,建起了房屋,经营起客栈、药铺,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来此安家落户。渐渐地,松花江南岸的这片土地就被人们称为“傅家甸”,也就是今天老道外的雏形。

游哈尔滨,资深玩家会从老道外开始,先有傅家甸,后有哈尔滨

随着人气的聚集,老街上建起会馆、文庙、票号、商行,成为东北地区一处重要的商贸中心,后世也就有了“先有傅家甸,后有哈尔滨”的说法。

游哈尔滨,资深玩家会从老道外开始,先有傅家甸,后有哈尔滨

然而,1898年中东铁路修建,一场危机悄然降临。甲午海战,中国战败,趁火打劫的沙俄用武力逼迫清政府签下了丧权辱国的《中俄密约》,获得在哈尔滨修建中东铁路的特权。随后,大批沙俄商人蜂拥而至,强占铁路沿线的大片土地,使得当时的哈尔滨仅有傅家甸一处是中国人的聚居区。

游哈尔滨,资深玩家会从老道外开始,先有傅家甸,后有哈尔滨

朝廷的一时退让,并没有满足沙俄商人的贪婪,他们凭借着雄厚的资本,在傅家甸的江边荒地推土筑路,想要进一步蚕食中国的土地。强盗堂而皇之地闯进了家门,这让老街人异常警醒。商人傅巨川和武百祥把大家召集到一起商议对策。

游哈尔滨,资深玩家会从老道外开始,先有傅家甸,后有哈尔滨

闯关东人当时一无所有来到这里,现在有了自己的产业,我们不怕再回到从前。因为我们不抗争,我们的子孙后代就无法生存。如果我们抗争了,还有生存的机会。“寸寸山河寸寸金,侉离分裂力谁任”,为了守护国土家园,老街人决定抢先经营江畔荒地,但在如此大的面积上修屋建房,耗资巨大。为此,傅巨川和武百祥每人带头捐献了三万大洋。

游哈尔滨,资深玩家会从老道外开始,先有傅家甸,后有哈尔滨

三万大洋在当时,一块大洋就能买一石米,这一石米就相当于一家三口一个月的口粮,不是一个小数字。两位商人誓守国土,耗尽毕生积蓄的壮举,得到老街人的纷纷响应。有的人把传了几代的字画、玉器当掉,换成建房的物资;有的人把自家的房子拆掉,捐出了建房的木料。短短时间内,就修建起江边的街道、大堤、房屋,开办了商业。殖民者见阴谋败露,只得悻悻退去,老街得以保存。

游哈尔滨,资深玩家会从老道外开始,先有傅家甸,后有哈尔滨

1916年,傅家甸及周边的地区改名为“道外”。鼎盛时期人口高达十几万,设有工厂三百多家,商号一千多家,道外逐渐发展成哈尔滨乃至东北民族工商业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温馨提示

如我们提供的信息有价值,请精彩分享给您的朋友。谢谢!

精彩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精彩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