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元“韭菜局”之外的财富真相与朱保国的神秘朋友圈

互联网 创业 2020-06-29

健康元“韭菜局”之外的财富真相与朱保国的神秘朋友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一点财经&多肽链,作者丨严睿编辑丨刘煜

证监会一纸36.25亿元的超大号罚单,不仅让汪耀元、汪铮铮父女一夜之间成为资本市场侧目的“过街鼠”,也让沉寂已久的A股健康元再度登上热门榜。

在《2019年胡润百富榜》上,朱保国家族以450亿元人民币的财富值位列榜单第57位,虽较2018年榜单排名仅上升1位,但其财富增长了60亿元。同业中,排在朱保国之前的是疫苗公司智飞生物的蒋仁生,在其之后的是扬子江药业的徐镜人。

百富榜上朱保国的纸面财富来自两家医药类A股上市公司,一家是其创办的健康元,另一家则是收购而来的丽珠集团。

与很多靠“一招鲜吃遍天”的医药行业富豪迥然不同的是,靠当年红极一时的太太口服液起家的朱保国通过两家上市公司在医药领域的布局可谓“全覆盖”:原料药、化药中间体、中成药、生物药、诊断试剂和设备等等细分赛道。

事实上,医药行业中的企业是很少见跨度如此之大的布局。毕竟这是一个技术密集、资金密集且产品研发风险高的行当,跨度越大实际上竞争难度也会越高。

但朱保国辖治的健康元和丽珠集团在抗肿瘤、消化道、呼吸系统、辅助生殖、精神及神经等用药领域,却不断展示出竞争力。

另一方面,之所以行业布局跨度大,也是基于朱保国对医药行业趋势判断和资本运作的结果。从卖保健品上市的太太药业,通过并购进入抗生素药品市场,再到控股丽珠集团布局单抗等创新药。

左手实业、右手资本的朱保国可谓春风得意马蹄急。保健品带来稳定现金流,资产并购带来关键性战略转型,资本杠杆撬动起前瞻性布局,这是“国产药王”朱保国能在财富榜上不断攀升的原因所在。

朱保国的朋友圈

有人利用朋友圈关系投机套利,机关算尽;有人通过朋友圈开拓利益场,融通天下。

根据证监会的调查卷宗显示,2015年3月16日至4月1日间,汪耀元、汪铮铮父女通过21个股票账户大量买入健康元股票,半月内收益率达89.8%,获利超9亿元。

对于内幕交易健康元案,证监会最终定性为“典型的联络、接触型内幕交易行政违法案件”,根据2005年修订的《证券法》的相关法条对汪氏父女处以罚没违法所得并追加3倍罚款,合计超36亿元的行政处罚。

健康元“韭菜局”之外的财富真相与朱保国的神秘朋友圈

回溯此案发生的时间,恰好在A股市场上一轮牛市最高涨的阶段,彼时狂热的市场氛围让任何关于上市公司的风吹草动都能点石成金,股价蹿升。

但汪氏父女能够准确把握健康元的买点,关键是因为2015年3月24日在香港的安保险融资成功的庆功酒会上,作为受邀嘉宾的汪耀元与朱保国、欧亚平等关键人物社交性会面。

正是在这场酒会上,朱保国与百仕达董事长欧亚平、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共同敲定了此前就在商议的健康元股份转让事宜。

实际上,攒局高手欧亚平也是众安保险公司的董事长,而众安保险声名鹊起则是因为马云、马化腾和马明哲三位大佬是其重要股东。欧在资本圈中的动量可见一斑。

在当年2月间,欧亚平就答应帮助朱保国减持健康元的股份,并拉来马化腾作为健康元的另一接盘者。在证监会对健康元内幕交易的调查中认为此案内幕信息形成时间段内,欧亚平与汪耀元二人还有过数次通话。

2015年4月4日,健康元发布的公告信息,公司第二大股东鸿信行易主,由妙枫有限公司和Advance Data Services Limited两家公司斥资12.21亿港元接盘,这两家香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正是欧亚平和马化腾。

此外,当年朱保国减持健康元股份的交易中,鸿信行还有1.8亿股的健康元股份分别转让给了石亚君、高江和唐越三名自然人股东。

这三个自然人股东可不是一般投资者,根据市场公开资料推断,唐越很可能就是那个创办了艺龙网和蓝山中国的资本大佬;高江则很可能是原德隆系旗下中企东方主管投行业务的副总裁;石亚君则曾是A股市场一号大案——中科创业崩盘事件中去职的董事,其在二级市场的身影也时有浮现。

由此看来,朱保国的朋友圈中资本大佬不在少数,况且还愿意帮其减持股份而“抬轿”,足以显示其江湖地位和口碑。

2014年8月间,健康元还以有限合伙人的身份3亿元出资认购上海云锋新创股权投资中心的股权,朱保国也借此进入云锋基金里的企业家圈子。

云锋基金是由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和聚众传媒创始人虞锋共同创办的股权投资基金。在这家基金公司的发起人名单上,还包括巨人网络史玉柱、新希望刘永好、银泰投资沈国军、深圳迈瑞医疗徐航、分众传媒剑南春、七匹狼周少雄等几十位实业家、投资家。

而朱保国在医药领域深耕实业的同时也在投资一些金融等资产,比如健康元第一大股东深圳百业源投资有限公司还是国内TOP级券商中国银河的大股东之一。

对于民营企业家而言,朋友圈和各种资本储备永远是发展企业的一块重要基石,否则战略布局跨度一大,就会面临比别人更高的资金链风险。

踩点精准的健康元

关于朱保国的财富传奇,绝大部分人都会马上想到当年那个可以比拼史玉柱脑白金的太太口服液。然而,倘若时至今日健康元还在依靠保健品来打天下,恐怕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根据2019年财报显示,保健品在健康元的收入贡献只有1.53亿元,占比总收入1.29%,占比利润1.21%。这个比例较2018年又有所下降 。

2018年权健事件的爆发,给整个保健品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不过这种冲击并没有给早已倚重医药业务的健康元带来太大的影响。

实际上,保健品行业里发生这种状况是朱保国早在十几年前就经历和预见到的,因此,当年借太太口服液在资本市场融到大笔资本之后,朱保国就做出了一个最重要的转型。

2001年6月8日,太太药业成功在A股IPO募集到17.36亿元,朱保国身价也一跃至54亿。彼时,太太口服液正处于高光期,上市更是为其品牌镀金。上市仅仅半年之后,朱保国又收购了香港著名的鹰牌洋参,一时间太太药业拥有两个保健品“超级品牌”。

虽然上市和收购鹰牌洋参进一步巩固了太太药业在保健品行业的龙头地位,但挂着“药业”二字的保健品公司根本不是朱保国心向往之的结果。

早在之前的1997年,朱保国就砸下2.8亿元将当时深圳第三大制药公司的海滨药厂收购囊中,自此开始从保健品公司向现代化医药企业转型,上市也是为做大药业而铺垫的关键一步。

2003年5月27日,太太药业更名为健康元药业集团。此时,朱保国收购来的海滨制药已经日臻成熟,其新型抗生素美罗培南开始在市场崛起,而健康元也借上市融资建成当时全球最大的抗生素生产基地。

此后的2004年开始,健康元的抗生素美罗培南迎来了高光表现,其产能占据国内市场份额的一半左右,也成为上市公司的重要利润来源。同时,朱保国也开始了继续向制药业上游挺进。

2007年,朱保国砸下6亿元将已经试验了5年的环保酶法工艺生产7-氨基头炮烷酸落地在了河南焦作,产能1000吨。

凭借这个曾被许多业界人士认为很难成功的技术,健康元迅速占领市场,攫取丰厚利润,进一步提升健康元在医药行业的技术壁垒和角色感。

直到现在,美罗培南和7-氨基头炮烷酸也是健康元医药业务的主力品种,市场竞争优势明显。

2019年年报显示,健康元的处方药板块实现销售收入11.05亿元中,注射用美罗培南的销售达到10.65亿元,同比增长24%。

不仅是在国内市场,健康元也是国内首家美罗培南制剂及原料均通过欧盟GMP认证的企业,制剂已取得德国、澳大利亚及加拿大等多个国家的注册批件,原料粗品通过日本PMDA检查。这也意味着海外市场将会是健康元在抗生素品类持续释放量的新阵地。

不过,健康元的抗生素业务增长还远不能给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带来多少刺激,而朱保国也早就为投资者奉上了另一盘大餐。

2012年,朱保国就将目光投向了吸入制剂领域。由于国内呼吸系统疾病是仅次于心血管疾病和肿瘤的第三大慢病死因,因此呼吸吸入剂市场一直以来市场关注度颇高,国产替代进口药业正当时。

按照不完全统计,2020年国内吸入制剂市场规模将近200亿元人民币,复合增速在20%左右。而经过7年时间的谋划布局,健康元如今成为国内研发管线最丰富的公司之一。其盐酸左旋沙丁胺醇雾化吸入溶液等品种去年开始陆续获批上市。

从保健品跨界转型到抗生素,再到将发展重心放在吸入制剂领域,如今回望已经沉沦在历史大潮里的三株、太阳神等企业,健康元每一次的关键一跃“踩点”都可谓精准。

“我是一个稳健的经营者,每一个准确的预见和大胆的构想,都是建立在科学分析和调研基础上的。要大胆设想也要小心求证。”朱保国说。

冲刺千亿的丽珠集团

“这是我人生中最精彩的一件事,比太太药业上市还让我兴奋。”2002年简直就是朱保国开挂了的一年,太太药业上市带来的大笔现金“瞌睡遇见枕头”一般的用在了丽珠集团上。

4.27亿元从丽珠集团前任控股股东徐孝先手里接过控制权的朱保国窃喜不已,这是他早就梦寐以求的。

自2002年5月间交割了丽珠集团的第一大股东席位至今,丽珠集团这家老牌上市公司在朱保国治下的18年来股价上涨近25倍,目前市值已达460亿元人民币。

而来自多家券商研究机构的分析报告认为,丽珠集团是未来中国药企千亿俱乐部的种子选手。来自国盛证券的一组系列报告,预测丽珠集团将在2023年左右达成千亿市值的目标。

国盛证券在对千亿市值药企的成长分析后认为,二线药企龙头的丽珠集团在几个药企的关键成长数据维度上,颇具看点。

比如千亿市值药企一般对应的利润规模在25亿元以上;研发投入在10亿元以上;并且有创新药品种成功销售的经验;管线峰值销售预期超过100亿。

根据2019年的财报数据显示,丽珠集团当年净利润规模为13亿元,研发投入达到了7.33亿元。更为重要的是,短期内其创新药艾普拉唑肠溶片和注射用艾普拉唑,这几年有望持续放量,在管线方面当前临床后期品种峰值销售预计在50亿左右,并还在扩张。

尽管2020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丽珠集团营收同比略微下降3.94%,但其净利润3.99亿,同比增长1.68;扣非净利润4.03亿元,更是同比增长22%。

2015年起,丽珠集团扣非净利润一直保持平均20%左右的增速,已经显示出了其强韧的盈利能力和成长性。这亦来源于,朱保国长期对公司研发投入的要求。

2019年公司研发投入7.33亿元,占比总营收的7.8,实际上近几年其研发投入占比一直在提升,预计2020年公司的研发投入就将达到国盛证券分析的10亿元门槛。

当年控股丽珠集团时,朱保国曾讲述过他并购投资的两个基本条件:并购标的必须是相对成熟的品牌;并购标的还必须具有核心技术能力。

彼时的丽珠集团不仅是国内500强企业,丽珠得乐的品牌更是家喻户晓。而在朱保国入主之后,丽珠集团并没有守旧,而是朝着朱保国设定的“不断打破行业旧秩序,尝试新的生产技术,行至行业最前端”的路线前行。

在中药创新药领域,丽珠集团的大单品参芪扶正注射液属公司的独家品种,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早在2018年间就获美国食药监局(FDA)的临床研究申请批准。目前销售规模在20亿元左右。

在西药创新药方面,丽珠集团的艾普拉唑是国内消化治疗领域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创新药物;第一个全球创新药物重组人源化抗PD-1单抗也已获国内临床批件,可以用于8种肿瘤的治疗。

在今年的新冠疫情当中,丽珠集团也凭借其诊断试剂及设备领域的积淀快速放量,也成为资本市场追逐的热点。

不过相比之下,从长周期的发展来看,二级市场投资者们对于丽珠集团更关注的则是其未来战略转型的关键布局——单抗。

今年2月间,丽珠集团公告,公司控股的丽珠单抗与北京鑫康合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联合申报的“重组抗人IL-17A/F人源化单克隆抗体注射液”临床试验申请获国家药监局批准,该药品适应症为中至重度斑块型银屑病。

要知道,这个领域里目前只有礼来的拓咨在国内获批上市,显然丽珠集团在精准医疗的生物药领域全速追赶国际巨头。

实际上,丽珠单抗早在2014年3月间申报临床研究的“抗肿瘤坏死因子单克隆抗体”就获得临床试验批件。也就是说,在更早的时候朱保国就已经笃定了单抗会是丽珠未来的重要方向。

按照国盛证券的预测,丽珠集团在2022年的多个微球、单抗品种将集中获批,这将会是其冲刺千亿市值最重要的一个阶段。

到那时,朱保国的身价涨至千亿,恐怕也不是不可能。

结语

证监会针对健康元内幕交易开出创纪录的罚单,也让我们再次审视和观察健康元以及其实际控制人朱保国的财富积累过程以及未来所要触达的方向。这远比八卦一场酒会与内幕交易事件有价值的多。

中国进入老龄人口社会已是眼下最现实的社会民生和经济发展的问题,对生命健康产业的探究是朱保国20多年前就深埋的夙愿。但这个行当在充满机遇和挑战的同时,也会像黑洞一样吸净浮华。

朱保国对于医药乃至大健康产业领域的研判,在过去20年时间里已经不断被验证,这并不是侥幸的运气,而是“大胆设想,小心求证”的结果。无论未来市场如何变迁,朱保国的试错与试对,都会有极其积极的影响和价值产生。 

财富只是这个故事的一部分,甚至一小部分,“为患者找到可以治愈人类某项疾病的技术才是更有价值的事”,这恐怕才是我们应当去发现和传播的事情。

温馨提示

如我们提供的信息有价值,请精彩分享给您的朋友。谢谢!

精彩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精彩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