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书、抖音、快手上的低龄网红:「我想像孩子一样生活」!

互联网 创业 2020-06-29

小红书、抖音、快手上的低龄网红:「我想像孩子一样生活」!

文丨文娱价值官,作者丨奈奈 ,编辑丨郑文

当孩子与父母的关系从纯粹的情感依恋转为商业合作关系,即使生产出非常成功的产品,这段记忆还是在童年深深刻下了不纯粹的印记。所有的孩子都是醒觉的,即使意识模糊,在成年后这些模糊的意识都会成为影响他们的因素。

正如佛洛依德的理论所说,每个人的性格都来自童年的经历,一个人的童年将影响到他的一生!而一个幸福的童年,必将迎来一个幸福的人生。

疫情催生的新生代“小网红”

李女士早上8点叫醒赞赞,让儿子把老师要求的作业打卡、拍照后,开始给赞赞交代今天的拍摄任务——英语学习视频。李女士为赞赞做好造型,让赞赞先用手机预热了两条,然后和孩子一起看回放,“你看,这个地方太快了,网友听不到你的重点发音。”“到这儿一定停顿,这个发音是这段里的亮点。”赞赞乖巧地把妈妈说的问题调整好。

李女士带赞赞坐到布置好的客厅里,把直播“神器”调到合适的亮度后,用专业的单反正式拍摄。赞赞在镜头前的表现很自信,显然他已经有一定的经验,一大段英文背的流程自如还不忘配合语气、表情,英式发音也很标准。录制结束,赞赞妈看了一下回放,觉得很满意,开始进行后期制作。

这时候的赞赞从“小大人”瞬间变回“熊孩子”,跑到自己房间里玩玩具去了。赞赞妈一边在电脑上剪后期,一边和价值官记者分享自己为什么让孩子“当网红”的经历。

赞赞妈以前是一本著名的日版杂志美编,随着杂志业的“消亡”,她开始回归家庭,带孩子之余做做自由职业。因为在杂志的工作经验,让赞赞妈对内容有一定的敏感度,怀孕时期赞赞妈开始用微博分享自己的孕期保养、护理,积累了一万多粉丝。生了赞赞后,互联网的图文内容开始被视频替代,赞赞妈也感知到这波潮流里的机会。

对赞赞妈来说,内容制作是手到擒来的工作,她的优势在审美和内容包装,但是视频内容做什么?这才是重点。赞赞妈发现,周围很多家长想交流孩子早教、学习的事儿,但是教育机构这一渠道比较商业化,所以她就想到让儿子扮演一个学习分享者的角色,同时记录孩子的成长过程。

2019年底,李女士正式为赞赞注册了抖音、小红书、快手等账号,没想到疫情的出现加速了她的计划,也为儿子收割到第一批粉丝。“疫情期间孩子们都在家学习,上网时间多,加上我用微博把粉丝导流到视频平台,前三期粉丝就起来了。”

李女士制作一期内容需要这样的流程:

  • 提前一周制定好下一周发布内容,做方案;

  • 选择赞赞录制的英文内容,针对孩子特点加以改编;

  • 用1-2天录制好一周内容;

  • 用1-2天做后期;

  • 按规划时间全网渠道发布;

  • 维护评论,运营内容。

现在,除了做家务、协助孩子完成学习,李女士的空闲时间都用于维护赞赞的视频,而目前为止,赞赞已经接过3次变现商业合作,6次商品赞助。但是2020年开始,入局视频号的小网红越来越多,李女士也意识到了竞争的压力,“别人家的孩子可能比赞赞颜值高,或者英文水平更高,那我也要不断思考内容差异化,赞赞的优势怎么去体现?”

李女士告诉记者,她有时间就会研究视频号上的同类小网红,她发现抖音上农村孩子模仿大人的内容最受欢迎,其次是跳舞,学习类并不是最火爆的内容。小红书是赞赞最受欢迎的地方,这里有很多妈妈和她交流育儿经验。微信的视频号刚开始做,同类内容也不少,但目前还是推广期。微博曾经是赞赞妈的“根据地”,但是因为粉丝迭代,数据并不如小红书。“但是必须做全网运营,因为客户会看赞赞全网总数据,我不能偷懒。”

价值官记者问及孩子是否会反感,抗拒这样的安排?李女士向文娱价值官表示,她会尊重孩子的意愿,如果孩子放弃,自己就终止视频制作,但商业化肯定是做这个内容输出的目的,“现在经济环境不好,也想多赚钱反哺孩子的学习和生活费用。”

那些站上福布斯的小前辈

就在赞赞妈努力为儿子积攒人气提高影响力的时候,海外的小网红前辈们已经实现了千万美金的商业变现,2019年,美国Youtube流量收入排行第一名和第三名的,都是小朋友!其中,第1名男孩RyanKaji,去年收入约为2600多万美元,而Nastya以1800万美元排名第三。

小红书、抖音、快手上的低龄网红:「我想像孩子一样生活」!

RyanKaji

据英国《镜报》报道,男孩RyanKaji独立运营的YouTube账号Ryan's World主要发布关于玩具内容的短视频,类似成年人“测评”的内容,而凭借这样的内容Ryan Kaji已经连续两年荣登福布斯年度十大高收入YouTubers榜首。

价值官采访到美国网红平台Social Book创始人Heidi Yu,对YouTubers的广告分成Heidi Yu进行了深入的分析。

小红书、抖音、快手上的低龄网红:「我想像孩子一样生活」!

  • 第一种:RyanKaji和美国很多网红的商业模式一样,制作内容然后平台内容中加入广告贴片,属于流量分成,但不属于代言等收入,这部分收入类似今日头条的算法收入。

  • 另外一种商业模式,是会费收入。有需要的平台分享网红制作的内容,然后它的会员费跟网红进行分成。比如,一个100万粉丝的网红,有些内容只提供给会员看,这是区别于流量分成的另外一笔收入。以网红小男生Ryan为例,如果他有1000多万的粉丝,1%的人成为他的付费观众,那么有10万粉丝每个月付费5块美金,他的收入是50万美金。

  • 第三种变现是来自广告,HeidiYu的公司有类似经营经验,“你的一个频道插到我们的socialbook里面去,我就给你估值,你应该收人家多少钱?比如Ryan的话,假设要收个20万到100万之间广告费,估值他值这个价格,广告主就会让他做了一支视频,按这个价格购买。”

Ryan与父母以及他的双胞胎姐妹住在美国的得克萨斯州,每天都会为2290万粉丝发布新视频。视频点击量通常有一百万次之多,有几个包括视频点击量达到十亿次。他最受欢迎的视频时长5分56秒。

Instagram是海外网红的另一大平台,有一对双胞胎,2岁的时候发一张照片已经喊价五位数美元。Taytum & Oakley 的父母从他们出生开始拍摄他们成长的点滴,并在Instagram上进行分享。画面里,双胞胎呈现出孩子童真美好的一面,他们高颜值的外表,充满天真的表情,加上父母在服装和背景上的用心搭配,使这对双胞胎成为不少成年人的治愈天使。

在分享内容的同时,父母还和粉丝进行互动,回答关于育儿的问题,帮Taytum & Oakley 塑造出“完美孩子”的人设。而在收获大批粉丝后,父母开始推荐童装、生活用品、玩具等,即使商业行为也变得自然而然了。

根据互联网影响者管理公司 God and Beauty 的创始人 Kyle Hjelmeseth介绍,一个儿童网红能为每个帖子影响1,000 个粉丝,约合 100 美元,而最有影响力的孩子,每条内容的收入约为 150,000 到 187,000 美元之间。

在美国青少年眼中,YouTube和Instagram上的网红甚至比主流名人、影视明星更有影响力和号召力。如果从2012年美国社交平台爆发期算,不少初代小网红已经进入青春期了,由于孩子成熟速度的因素,那些关注萌宝的粉丝们就会转粉新出来的孩子,所以小网红的生命周期平均只有五年左右

他想要这样的童年吗?

根据美国智库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显示,YouTube上儿童视频的平均浏览量是其他类型视频的三倍。这是内容创作的一种新趋势,也是互联网内容变化的一个新现象。KOL低龄化已经不是未来,而是当下了,海外市场的成功模式以最快的速度复制到国内,但由于中国市场的多层次、多元等特点,小网红的头部阵营并未完全形成。

国内不同的渠道都已经呈现出鲜明的用户特点,内容也呈现出差异性。以小红书为例,教英文小网红很受欢迎,小红书里一个叫“言仔好忙”的孩子粉丝33.9万,获赞收藏50.7万,目前共有155篇文章。价值官记者发现他2019年初才入驻,内容以英文启蒙教育为核心,仅一年多的时间,看内容这个博主已经接了洗牙器、英语教材APP等广告。

腾讯刚推出的视频号上,也有不少儿童博主,目前看内容还很混乱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

抖音和快手上的孩子,很多来自农村,也有三四线城市的孩子,大多以跳舞、模仿等主,教育类并不是最受欢迎的内容。“6岁娃能喝两瓶啤酒,爸爸爷爷都支持”的视频,竟然在某平台上获得超高点击率。而这个6岁就喝啤酒的孩子望望,很早就因为他走钢丝的绝技收割大量粉丝。望望在某直播平台上直播走钢丝仅一个月,就积累了5万多名粉丝,近千人同时观看,光打赏金就挣了2000多元。

小红书、抖音、快手上的低龄网红:「我想像孩子一样生活」!

也有父母为了吸引点击和流量,让只有几岁的孩子通过暴饮暴食,不断吃肥肠、猪头等食物招揽人气,以牺牲孩子健康为代价换取经济利益。但这一切都是因为“需求”而产生的,和追捧“精致生活方式”的受众不同,就是有一个群体更热衷“低俗”和“审丑”,这就催生出恶搞类小网红的出现。

商业化的过程里,孩子作为“产品”,而父母赚得盆满钵满,即使成功变成“公众人物”,这些孩子还是被网友们进行评价和讨论着,孩子们在镜头前扮演“自己”,但那未必是真实的自己。价值官在观察赞赞的时候发现,镜头前的他很成熟,每个动作细节都是有备而来的,但是当妈妈让他休息时,他才成为真实的自己,摆弄他的钢铁侠玩具时嘴里念念有词。

小红书、抖音、快手上的低龄网红:「我想像孩子一样生活」!

最近火遍各平台的钟美美,其实最有当网红的潜质,他的模仿和表演能力非常突出,已经有不少经纪公司在和他的家人接触,但是钟美美表示,如果现在就签约成为网红,虽然每年有100万收入,但是自己的学业就受到影响,还可能沦为经纪公司的摇钱树。

小红书、抖音、快手上的低龄网红:「我想像孩子一样生活」!

尼尔·波兹曼在《童年的消逝》里所说:孩子和大人同时接受同样的信息,童年与成人的界限也日益模糊。儿童不具备有选择地驾驭媒介、识别信息的技能,因此他们不知不觉就进入成人领域,失去了作为儿童的“权利”。

结语

大部分网红儿童的父母都陷入想要孩子快乐成长,又用成人规定的方式让他们进行内容输出的矛盾中。想要平衡这个矛盾,首先要回归自己的“初心”,Stella和 Blaise是Instagram 上的小博主,拥有 68,200 名粉丝,他们的妈妈强调:我不会去给他们施加很大的压力。整个过程就象是:这是一个有趣的产品,我们在拍摄一些好玩的照片,这已经很酷了。如果不是以商业为出发点,而是记录孩子们童年美好的瞬间,那么孩子就会更轻松。

真正成功的小网红应该是“像成人一样做事,但像孩子一样生活”。

温馨提示

如我们提供的信息有价值,请精彩分享给您的朋友。谢谢!

精彩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精彩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