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ve NY”设计师逝世,这是现代城市营销的鼻祖

互联网 创业 2020-06-29

过去人们并不觉得一个城市也需要一个代表性的logo——这大多是商业品牌做的事。但在这之后,很多大城市为了提振旅游业而设计了城市logo。题图来自Viviane Moos / Corbis via Getty Images,微信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新闻,记者:刘雨静,编辑:马越

写着“I ♥ NY”的T恤是你刚到达纽约机场就一定能见到的城市周边,这行字样会出现在马克杯、钥匙圈、海报等各种商品和纽约的各个角落,你一定会注意到它。这已经成了纽约的符号。

该logo由美国艺术家Milton Glaser设计,这位1929年出生、曾为Bob Dylan设计海报的艺术家在几天前因为突发中风,在91岁高龄去世。而他设计的这个一举成为纽约标志的logo也再次受到人们关注——这算得上第一个在全球产生影响力的城市宣传logo,也是现代城市营销的鼻祖。

“I love NY”设计师逝世,这是现代城市营销的鼻祖

I ♥ NY

“I ♥ NY”的logo诞生于1977年。当时纽约犯罪率达到史上最高,城中垃圾横行、治安堪忧,城市经济停滞,更不用说旅游业。Milton Glaser收到帮助纽约提高旅游知名度的邀请,便表示愿意为自己出生的城市免费设计宣传logo。

Glaster在出租车后座上有了灵感,在信封背面用红蜡笔画下了这个意为“我爱纽约”的logo草图,用圆胖的“❤”代替爱——这是人们第一次把心形符号做为“爱”的动词使用,在此之前,心形符号宗教意味更浓,并不会用来表示爱某个事物。

“I love NY”设计师逝世,这是现代城市营销的鼻祖

最早的“I ♥ NY”手稿

“I ♥ NY”随后便迅速流行起来。

从情感层面它达到了人们的两个预期:对于纽约本地居民而言,它可以鲜明直接地将当地人对纽约的爱表示出来,而Glaser免去了设计费和版权费,意味着每个人都可以将“I ♥ NY”的标语印刷在自己的街头活动中。

于是很多纽约当地居民走上街头,举着印有这个logo的牌子为自己的城市发声。而外地游客可以在这个logo里找到共情,且这个logo传递的讯息相当直接,印有该logo的商品非常适合作为旅游纪念品赠送。

这场由“拯救纽约”运动带动的城市旅游宣传,此后收获了巨大的影响力。以“I ♥”开头的logo,很容易组合成不同的表达,让人们藉此机会发声,不少城市也都有过类似的设计。

“I love NY”设计师逝世,这是现代城市营销的鼻祖

I ♥ SH

这其实也给了各个城市启发。事实上,过去人们并不觉得一个城市也需要一个代表性的logo——这大多是商业品牌做的事。但在这之后,很多大城市为了提振旅游业而设计了城市logo,把logo用在纪念品、城市公共建设等不同地方。

这么做的好处是,过去一个城市的影响力,通常是靠某个地标或某个特色食物——比如巴黎铁塔,北京的万里长城;但如果追求更通用化、且更广泛的传播,你很难找到比地标更简洁的了——除了logo。

墨尔本做城市更新设计的工作室Landor就表示,城市logo最大的用处在于就是能帮人们与一个城市建立最直接的关联。因为城市与品牌不同,人们对城市的记忆是由画面、声音、居民等复杂的体验结合在一起的,这些记忆很难以语言描述,而logo能让情感联结更直接。而设计工作室Canny则表示,一个城市的logo就好像它的“高光时刻”。

当时Landor为墨尔本设计的城市logo也相当有名:一个彩色的M,配色非常年轻时髦。

“I love NY”设计师逝世,这是现代城市营销的鼻祖

墨尔本的城市logo

芬兰赫尔辛基的城市logo也是成功的旅游业振兴案例。2017年,赫尔辛基发布了全新的城市品牌,把原来的城市市徽稍作改变,留下了外廓,在图案内部打上了Helsinki的字样,并推出了不同语言的版本。此后赫尔辛基便将该logo标准化,在帆布袋、T恤、马克杯、城市旅游景点和宣传册上都印上了该logo,同样成为了到访当地的游客都印象深刻的标识。

“I love NY”设计师逝世,这是现代城市营销的鼻祖

赫尔辛基的城市logo

“I love NY”设计师逝世,这是现代城市营销的鼻祖

不同语言的赫尔辛基logo

可以说,在“I ♥ NY”之后,城市管理者们渐渐开始意识到,为自己的城市设计统一标识的重要性。当然,该标识的后期运用与规范也相当重要——比如赫尔辛基的新logo,就提供了不同色彩、不同语言的使用范例,保证标识使用的规范化。

微信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新闻,记者:刘雨静,编辑:马越

温馨提示

如我们提供的信息有价值,请精彩分享给您的朋友。谢谢!

精彩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精彩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