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创业兴起,投资人看这五个层次

互联网 创业 2020-03-17

当时间回到1969年美国那个酷热的夏天,一个名叫欧文雅各布斯35岁的年轻人坐在加州长滩的海边上,远望着西部这片热闹喧嚣的海域,心中却满是悲凉。

他人生中的第一家公司Linkabit陷入了困境,资金链断裂,创始团队间争执不断,这使得原本家境就不富裕的雅各布斯感到心力憔悴。

离开学校10年后的他依然为生计而不断奔波,嬉笑的人群似乎与自己毫无关联,也丝毫没有让他的心情好受一点。

这一年距离他第二家公司的成立还有7年的时光,而这个叫做欧文雅各布斯的男人就是后来蜚声内外,大名鼎鼎的高通公司创始人。

命运也在那个酷热夏天的下午不经意间和他开了个玩笑,没有任何人在当时能够预料到这个其貌不扬,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电子工程系呆滞、木讷的年轻人会在几十年后主宰了全球通信产业的命运。

核心观点:

高通创始人雅各布斯已成为科学家创业成功范式的模板,他们主宰了这个时代近乎一切本源的创新和进步。

草根阶层商业模式的创业从2014年那个喧嚣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巅峰之日起开始逐步落寞。这五年期间,无论是人工智能、生物医学,还是清洁能源、量子计算纷纷抢占产业界的皇冠,但似乎又都与“第四代工业革命”的期待有些许距离。

在太平洋的西岸,来自科学界高情商、高智商、深谙人性与管理之道的新一代科学家在过去五年深刻影响了中国经济的发展、产业革新和大国竞争力。

中国拥有全球最强的“从10到N”的工程团队,也不乏“从1到10”的创新团队,但始终缺少“从0到1”的本源动力,这需要有坚实的理论基础。

在投资过程中,要特别警惕那些过去没有坚实而漫长的研发履历,却大谈特谈从0到1的人。没有漫长的蛰伏期,就不可能有从0到1的本源创新,这理应是投资界的基本常识。

做最难的事,最需要时间积累的事。单单依靠开源产品的自由组合就打着“自主可控”旗号是硬科技投资、产业投资中亟需避免的“坑”。

科学家创业的五个层次:从第一层境界到第五境界以此为:提升行业的产能效率,降低成本;高效解决历史遗留的大量数据孤岛、僵尸数据;定义标准,培育出海量第三方开发者群体;同时跨越多个产业,成为多产业共同依赖的新基建;缔造全新的产业群及产品族群。

早在1969年美国那个酷热的夏天,没有人在当时能够预料到:坐在加州长滩边上那个35岁因破产而负债累累的呆滞绝望的麻省理工学院毕业生能够在后来成为大名鼎鼎的高通公司创始人,更不会料想到他能够在几十年后主宰了全球通信产业的命运。

伴随以高通、Google、英特尔、思科等为代表的一批科学家创业公司的成功,时间推进到2020年的今天,人们已经不会再会对科学家的创业提出异议,甚至更加认同是他们主宰了这个时代近乎一切本源的创新和进步。

中国在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中,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获得了长远的进步,本土的科研人员和海外归国人才,在思想的碰撞中,渐渐形成了资本高度关注集中的硬科技产业投资环境,并有望在2020年前后进入到井喷的时代。今后的10年,将注定是中国最重要的十年,甚至将是中国改革开放到2029年50年历史上最重要的十年。中国的科技创新已经进入的深水区,年青一代科学家与老一辈科学家终于在这个时代走到了一起。

站着这个黄金十年拐点处,作为机构投资人,我们将特别关注科学家创业的五个层次,并依此作为投资的重要参考。

科学家创业的成功范式

当时间调回到2020年这个黑天鹅事件频发的春天,似乎已没有人再会对科学家的创业提出异议。草根阶层商业模式的创业从2014年那个喧嚣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巅峰之日起开始逐步落寞。这五年期间,无论是人工智能、生物医学,还是清洁能源、量子计算纷纷抢占产业界的皇冠,但似乎又都与“第四代工业革命”的期待有些许距离。但是,对于传统科学家,理工博士的固有印象已初步褪去。不接地气、不能产业化、不懂人情、不懂人性、不懂管理的“五不”也不再是科学家的刻板标签。

高通创始人雅各布斯已成为科学家创业成功范式的模板,他们主宰了这个时代近乎一切本源的创新和进步。思科的两位创始人夫妇莱昂纳多博萨克、桑迪勒娜均是斯坦福大学高材生,并担任斯坦福大学教授,为了方便彼此之间互传爱意,他们在斯坦福大学校园内搭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互联网雏形——一条连接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和商学院机房的网线,上面跑着TCP/IP协议族。

Google的两位创始人拉里佩奇、谢尔盖布林均为斯坦福大学博士,在20年间缔造了全球第二个万亿美金市值的企业,成为人工智能时代全球的领航者,而这一切源自于他们在实验室中那一个基于PageRank的超链接检索排行算法。

英特尔的三位创始人更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三人不仅仅是博士,更是这两所大学的教授。核心团队同样来自于他们的学生与同事。这样的团队组合终于在30年后等来了来自中国同样的科学家团队,来自香港中文大学的商汤团队,来自清华大学的PonyAI小马智行团队、RealAI瑞莱智慧团队、Face++旷视科技团队,来自上海交通大学的第四范式团队,来自中科院的华大基因团队、寒武纪团队,宁德时代团队,来自斯坦福大学的柔宇科技团队等。

不仅仅是在美国,在太平洋的西岸,来自科学界高情商、高智商、深谙人性与管理之道的新一代科学家在过去五年深刻影响了中国经济的发展、产业革新和大国竞争力。

没有漫长的蛰伏期,就不可能有从0到1的本源创新

中国拥有全球最强的“从10到N”的工程团队,也不乏“从1到10”的创新团队,但始终缺少“从0到1”的本源动力,这需要有坚实的理论基础。从这个层面可以解释,为何宁德时代能够脱颖而出,曾毓群博士毕业于中国科学院,在动力电池领域蛰伏做研发超过20年。伴随着宁德时代一路成长而来的,从来不是鲜花和掌声,而是质疑。宁德时代的崛起不是从2014年开始的,能够成为特斯拉全球最大的战略合作伙伴和新能源电池提供商,也不是仅靠4,5年的产品研发能够做到的。翻开主创团队的过往经验,他们在过去20年间,从来没有放弃或间断过对动力电池的基础研究。

商汤科技的汤晓鸥教授自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学成归来后担任港中文的教授,在正式创办商汤科技之前,已在图像识别领域深耕了30余年。早在商汤科技诞生之前,汤教授就已经取得IEEE Fellow,拥有200多篇国际顶会顶刊的论文,并最终依托于深厚的从0到1图像识别的AI算法,完成了商汤科技成立之前的基础研究工作。当今,我们感慨于商汤科技的成功,缺少有人能够了解汤教授在过去30余年漫长的基础性科研工作。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人工智能都是最接近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科技领域,也是中美欧日印俄全面角力竞赛的领域。以中国科学院、俄罗斯科学院双料院士张钹为首的中国科学家已在第三代人工智能的舞台上启动了亚洲第一家后深度学习时代的人工智能产业技术公司RealAI瑞莱智慧。

当我们看到中国第一个人工智能领域院士张钹院士波澜壮阔的人生经历,从1953年迈入清华大学到1995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俄罗斯科学院外籍院士。从1995年到2018年全面实现第三代人工智能20余年的储备期。从2018年正式创办清华大学人工智能研究院,以及其孵化的第三代人工智能公司RealAI瑞莱智慧,在这个历程中,张钹院士培养了超过几百位AI领域的博士,教授,朱军博士、田天博士、陈键飞博士、徐世真博士、胡文波博士、卓靖炜博士、萧子豪博士、陈云天博士、刘强博士齐聚在RealAI,他们已成为中国信息技术革命的中间力量。

中国在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中,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获得了长远的进步,有本土的科研人员,也有海外归国人才,在思想的碰撞中,渐渐形成了资本高度关注集中的硬科技产业投资环境,并在2020年前后进入到井喷的时代。

在投资过程中,要特别警惕那些过去没有坚实而漫长的研发履历,却大谈特谈从0到1的人。没有漫长的蛰伏期,就不可能有从0到1的本源创新,这理应是投资界的基本常识,创始团队过去的履历是否和所有从事的硬科技产业有直接相关性,是否已具备原创的科技成果并获得PoC认证过,是重要的判断依据。

创始团队成员中,那些来自产业界的力量

PonyAI创始人兼CEO彭军博士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先后在Google、百度公司主导无人驾驶核心技术,是百度罕有的T11级别的技术高管,彭军博士20余年丰富的产业界研发经验完善并补充了这支团队在无人技术领域的经验和资源,以及先进的管理经验。这些都是从事基础硬科技研发团队产品能够落地商业化的根本前提。创始团队中一定要有在产业界真正拼过刺刀,扛过枪的人,深谙客户的真实需求,并能够从产业界的经验中,算出一条平衡高新技术和产品落地速度函数的最优解。

任何一个创业公司想和丰田集团这样的全球最大汽车企业合作共赢,不能仅靠象牙塔中一身光环的“博士”,丰田看重的正是小马智行团队在具备全球顶级研发能力的同时,能够最优化无人驾驶技术及产品之间的效率,并能够站在全球客户的视角让每一个先进技术成果得以最高效率的革新整个产业,这样的全球化视野是依靠创始团队中那些来自产业界的力量。

绕开巨头专利矩阵,做最难的事,最需要时间积累的事

2019年8月1日,中国超过6000+媒体同时发布了一个核弹级新闻,清华大学施路平教授及其创办的灵汐科技首次开发出了全球第一款异构融合类脑芯片,这是一篇登上《Nature》封面的论文。中国虽然在《Nature》上近十年有众多的一作论文,但是能够登陆《Nature》封面的中国学者一作论文,施路平教授是《Nature》创刊130余年历史上仅有的13位中国学者之一。施路平教授和灵汐科技在专利和成果的突破性意义在于解锁了英特尔、英伟达等全球芯片巨头在冯诺依曼架构下上万个专利矩阵墙。这支由清华大学施路平教授、祝夭龙博士、裴京教授、张悠慧教授、何伟博士、邓磊博士等科学家组成的灵汐科技团队原创性的提出了类脑架构下与冯诺依曼架构相结合的类脑芯片体系。

英特尔、英伟达、AMD、高通、博通、ARM在过去数年中阻击了上百个来自中国的芯片公司,海外公司法律诉讼成功率甚至超过了国内芯片企业流片的成功率,这是国内集成电路产业最大的讽刺。造成这种现象的出现,不是单一原由能够解释通的,但是我们始终无法突破欧美日构建的底层架构,仅仅是上层应用的创新在初创阶段或许能够不为海外巨头关注。但是一旦做大,则会面临巨额的法律诉讼,从而切断企业的下游客户和现金流。

“做最难的事,最需要时间积累的事。” 这是施路平教授给予中国集成电路,乃至硬科技原创研发中最重要的建议。单单依靠开源产品的自由组合就打着“自主可控”旗号是硬科技投资、产业投资中亟需避免的“坑”。

柔宇科技创始人,斯坦福大学博士刘自鸿同样完成了这一使命,在柔性显示领域创造了数十个世界第一。世界第一个柔性显示屏,世界第一个柔性智能手机。在这个三星等巨头林立的产业创造了全新的产品和产业形态,并拥有了全面自主可控的知识产权专利矩阵,构建了极高的技术壁垒。2018年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两院院士大会上,刘自鸿博士作为大会历史上最年轻的代表做了关于硬科技无人区里研发前行,并取得全面核心技术成果的报告,获得中内外媒体的极大关注,成为中国这个时代下科技产业前沿研发的青年领航人之一。

金融、能源、党政军中的自主可控

“世界只有两件事是永恒不变的,能量的流动,金钱的流动。”

————J.P 摩根

金融、能源是一个国家的命脉,中国银行业,金融业乃至能源行业是国家自主可控进行国产化替代的关键领域。从90年代中期一直到2015年,甲骨文、SAP、IBM、EMC在这两大产业中纵横捭阖。而在人工智能的时代,第四范式的人工智能科学家、创始人兼CEO戴文渊,这位2005年ACM国际程序设计竞赛全球总决赛冠军的编程天才渐渐打破了这样的局面。对于金融、能源、交通等多个国家战略级核心领域,第四范式提供从硬件、操作系统层、中间层、软件层、应用层全面的底层AI基础认知平台,并对多达2000多种银行上层业务进行AI引擎和AI内存数据库层面的支持。第四范式同时成为中国五大行历史上第一个联合战略投资的AI公司。戴文渊为中国硬科技创业和投资指明了一条道路,聚焦金融、能源、交通、零售、医疗等大国战略力量的自主可控、自主研发,在中国最急需解决的,关于民生存亡的关键领域,贡献自己的科技力量。

科学家创业的五层境界

第一层境界:提升行业的产能效率,降低成本

科学家创业通常聚焦在2B市场,而其产品及解决方案最根本的要求就是第一阶段:提升某一个行业的产能效率,降低成本。这是对于科学家创业的最低要求。提高单位时间的高性价比产品或解决方案的效率及质量,降低全过程中的生产制造成本,是切入一个存量市场的基本出发点,也是获得较之同行业竞争对手的比较优势利润的根本。任何一个产业,都不需要一个科学团队去做锦上添花的事情,也不需要提供给客户更多的同质化产品选择机会。需要注意的是,在过去几年动力电池的生产研发过程中,为数不少的企业并不能够通过更先进的工艺及材料技术提供高价值产品,而仅仅是争取地方企业的配套政策无限量扩大生产规模,制造出大量同质化产品。这恰恰也是最终让宁德时代独占鳌头的根本原因。

第二层境界:高效解决历史遗留的大量数据孤岛、僵尸数据

传统的B端、G端下游客户在过去漫长的信息化升级中会留有众多的业务系统,以中石油、中石化为例,各类业务软硬件系统多达2000多个,从2000年互联网信息化开始积累,途径了Web1.0、Web2.0、软件系统1.0、软件系统2.0、移动互联网、传统机房、数据中心、云计算、大数据业务分析、物联网、人工智能等多个业务时代。众多系统之间缺少数据流通和数据复用,同时也缺少基本的内部通信协议与调用标准。大量宝贵的数据财富被丢在一个个封闭的孤岛中成为无人问津的僵尸数据。因此,新一代的产品及解决方案不应只聚焦于新业务,获取新数据。传统高价值的数据可以从历史遗留的数据孤岛中的僵尸数据中充分调用,形成多层次,多源,多类型的文本数据源。目前各行业仍缺少通用型的产品及解决方案能高校的处理这一问题。

第三层境界:定义标准,培育出海量第三方开发者群体

产品需要有极强的鲁棒性、开放性、泛化能力。需要提供足够的接口与标准协议方便全行业各类成熟型、成长型、初创型企业依托于你的平台进行二次开发。形成自有产品的第三方生态圈,让自有的平台成为无数创业公司、成长型企业赖以生存、高效开发客户的必要基础。

第四层境界:同时跨越多个产业,成为多产业共同依赖的新基建

第四范式的先知平台可以支撑金融、交通、医疗、能源、政府、军方等多个不同的产业群体,其产品及技术方案具有很强的跨平台复用能力。甲骨文、SAP、IBM更是成为全产业的基建。这需要对技术的理解下沉到逻辑内核本源的深度,更需要团队在创业伊始具备极强的顶层架构设计能力,能够深刻理解全行业通用的内核级代码的使用逻辑及标准范式。坦率而言,国内能够到达这一级别的成长型企业凤毛菱角,也是未来十年中国科学家创业团队极为有望大显身手的阶段。

第五层境界:缔造全新的产业群及产品族群

在最后的这个阶段,已经是人迹罕至的领域。矿机的概念虽然并非比特大陆、嘉楠耘智首创,但的确是这两家企业将这个概念全面产品化,定义了历史上从未存在过的产品。对于挖矿本身,这里我们不详加赘述,这个新产业未来的走向也许迷云密布,但是在这样的时间节点下,两家通吃了全球7成以上的矿机市场份额,定义了行业标准和产品族的形态。当然,这与投资人心目中那个所谓产品组成部分“全面自研”的概念仍有距离,仍有争议,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当你缔造了一个全球的产业群及产品族群,你就有机会开创一个真正属于你自己的时代。

尾声

“这不是结束,这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这只是开始的结束”

————温斯顿.丘吉尔

2020年以一种出乎所有人意外的方式打开,但这注定是中国最重要的十年,甚至将是中国改革开放到2029年50年历史上最重要的十年。中国的科技创新已经进入的深水区,年青一代科学家与老一辈科学家终于在这个时代走到了一起。

汪建教授与尹烨博士和他们的华大基因;

朱一明博士与舒清明博士和他们的兆易创新;

汤晓鸥教授与徐立博士和他们的商汤科技;

杨强教授与戴文渊和他们的第四范式;

赵伟国博士、赵海军博士与杨士宁博士和他们的紫光集团、长江存储;

张钹院士、朱军教授与田天博士以及他们的RealAI瑞莱智慧;

姚期智院士、彭军博士与楼天城教主以及他们的PonyAI小马智行;

方滨兴院士、黄九鸣博士以及他们的星汉数智;

刘江川院士、庞海天博士与樊小毅博士、邵俊松以及他们的江行智能;

陈天石博士与陈云霁博士和他们的寒武纪科技;

施路平教授、祝夭龙博士与他们的灵汐科技;

尹首一教授、王博博士与欧阳鹏博士和他们的清微智能;

贾佳亚教授、沈小勇博士和他们的思谋科技;

徐恪教授、胡光武博士和他们的清科智源;

汪玉教授、姚颂和他们的深鉴科技;

......

未完待续。

当时间再次拨到2030年的夏天,我们站在太平洋的西海岸边,遥望着1969年太平洋东海岸边那个叫做欧文雅各布斯的青年,我们终于可以发自心底的对他说:“61年后,这是属于中国科学家的时代。”

温馨提示

如我们提供的信息有价值,请精彩分享给您的朋友。谢谢!

精彩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精彩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