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高甜精神疗愈剧,唤醒我们追寻幸福的隐秘力量

互联网 情感 2020-05-28

· 更多心理学帮助,进入幸福研习社 ·

这部高甜精神疗愈剧,唤醒我们追寻幸福的隐秘力量

没想到,时隔6年重温韩剧《没关系,是爱情啊》,我依然触动那么深。

这是韩国SBS电视台在2014年首播的水木剧,由著名导演金奎泰和编剧卢熙京联袂打造,由赵寅成、孔孝真饰演男女主角,爱情是这部剧的主线,除了男女主角,还有中年已离异及正当青春的小年轻两对男女的情感故事,精神健康医学则是本剧的大背景,剧中穿插着精神疾病的案例,补充叙说着人生的种种悲欢离合,可以说,剧中的每一个人物尤其是男女主角,内心都经历过自己的无奈、悲伤甚至创痛,但振奋人心的,也恰是他们互相支持,彼此疗愈,积极勇敢地直面所有痛苦,找回真正的自己与幸福的过程。

01

光鲜外表下,内心的创伤迷雾

赵寅成饰演的男主角张宰烈,两米大长腿配上痞帅痞帅的脸,是畅销小说作家还身兼电台DJ之职,每一出现就引得全场惊呼尖叫。孔孝真饰演的女主角池海秀身为大学医院里的精神科医生,追求独立自主,行事干脆利落,为人率真自然,很有现代大女人范。

两人原本看似毫无交集,却在一次心理节目中不期而遇,从起初的针锋相对,一步步陷入爱情。

推动两个人的情感的,其实是两个人的内在创痛。

帅气多金的张宰烈是个重度强迫症患者,他的每个住处装修样式完全一样,毛巾按颜色顺序整整齐齐地摆放,室内色彩层次清晰纹丝不错;更特殊的是,象征污秽混乱的卫生间和局促窄小的浴缸,才是他真正的休息入眠之地;

此外,一个叫韩江宇的中学生随时会出现在他身边,穿同一件校服,总是光着脚,还经常有伤痕,因为经历相同,张宰烈对他很是亲近,但是,这个孩子,只有他自己看得见——这是他臆想出来的一个人。

而池海秀虽然是个大学医院的精神科医生,却一直过不上“正常的生活”,为了撑家,她还负着很多债,最困扰她的是她的心理障碍:与男友可以接吻却不能做爱,甚至一想到做爱就心里闹得慌,害怕以致焦虑发作,浑身冒汗。而这成为与她相恋了300天的男友劈腿的原因之一,令她伤上加伤。

是什么令他们与看起来本该自然而然拥有的幸福生活相隔遥远?

宰烈与海秀的心底都藏着一个不为人知,自己也不敢轻易碰触的大秘密:当年宰烈为了保护被继父家暴的母亲,用刀刺伤了继父,刀伤并不致死,但母亲随后故意放了一把火,且因为极度的恐惧出现解离性失忆症,宰烈为救母亲,便将哥哥指认为杀死继父的凶手。从此陷入深深的内疚与自责难以自拔,并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海秀则因为父亲患病家境艰难,母亲一人抚养她和姐姐两个根本力不从心,于是有了情人金社长。而这一切,她和姐姐全部看在眼里,但却只能默默接受这个背叛。而在预感到自己的学业将难以为继时,她曾暗中希望病危的父亲抢救不要成功,还打电话给母亲的情人让他要继续与母亲在一起。为了自己而让母亲身处不义之境,这成为海秀无法与异性亲密的病根。

内疚与自责,仿佛浓雾,笼罩着他们的人生。

这部高甜精神疗愈剧,唤醒我们追寻幸福的隐秘力量

02

内在暴君:拉据与胶着,心灵的牢狱

内疚与自责,是多么普遍的存在:

明明渴望瘦成一道闪电,却将自己吃成一只胖子;

设想了实现一个目标的一万种方案,在实际行动中却只用了万分之一的力气;

在应该冲上去制止恶行的时候,脑子里却响起一个声音让自己停下来;

矛盾,纠结,拖延 无一没有内疚与自责参与其中。

在剧里,这样的情绪也随时浮现:变性人、画女性性器官的少年、凭空就能看见蟑螂的夫妇 受到伤害后,痛苦没有出处,便将过错归咎于自己,从此将自己送进情绪的风口浪尖去博击磨砺,形成拉锯与胶着。

无疑,这令人痛苦。这时候,自然就会试图在两者之间寻找一个平衡,做一些补偿。

就像《没关系,是爱情啊》当中,张宰烈选择了妈妈而牺牲了哥哥,于是,他不允许自己幸福,这样,他就相当于承担了责任,减轻了过错。

对池海秀来说,她让自己不能与心爱的男人亲密,这样,她“出卖”妈妈的压力就会削弱一些。

我主动受罚,希望换得安宁。

这样看起来挺公平,但那只是一厢情愿。即使张宰烈一辈子不要靠近幸福,他哥哥因为坐牢丧失的青春也不会回来;就算池海秀一生都不与任何一个异性肌肤相亲,她的母亲曾经背叛父亲,而且她默许甚至逼迫的事实并不能改变。

何况,这种“平衡”轻易就会被击碎:当张宰烈遇见真正的爱情,他原来的补偿机制难以为继了,池海秀的自我惩罚也因为陷入爱河而失效。到后来,两个越相爱,宰烈的病情就越严重。

可见,这样的平衡只是自欺欺人。

可是,为什么人们会玩着这种并不真实也没实效的戏码?

因为,相比那个惩罚,承认自己的弱点,更加痛苦。

剧中张宰烈再三提醒韩江宇带着母亲逃跑,这就是他自己在遭受继父暴力时的渴望做到的,可是,弱小的他无力反抗,只能被无数次地毒打和羞辱,而每一次的毒打,都变成对他胆怯的提醒。

对池海秀来说,即使母亲要有情人支持才能供她上大学,她也坚持要上下去,这种坚持,也是在变相声讨她的自私。

起初,或许还会在内心做一些辩解,但随着质疑声越来越多,也就越来越认同这些质疑与批评,承认自己不够好、不值得、不应该、很糟糕

这就会产生有毒的羞耻感。

如果说内疚还只是在追究某个行为的错误的话,有毒的羞耻就是在说,某个人就是个错误。

这无异于一种毁灭。

可谁不想活着呢?

这部高甜精神疗愈剧,唤醒我们追寻幸福的隐秘力量

03

真的爱情,是彼此治愈

幸好两个人相遇了。

两个人都有病,但两个人都是彼此的药。疗愈,才是这部剧的核心看点。

池海秀受伤过后面对张宰烈的追求,心动却又犹疑。

张宰烈说:如果你确定了要和我交往,那就电话响三下。给她选择的机会,也留有自己的底限。

海秀对爱情有很多猜忌和不确定,张宰烈的解药是真实和坦诚:

还有比上床更能确定爱情的方法吗?我承认我就是禽兽,说实话我现在脑海中和你上床的想法很多。我不觉得这很奇怪,这只是非常自然的本能而已。如果我没有克服本能,你明明讨厌我还强迫你的话,那当然是坏事,在法律上也是明确的犯罪行为,不过,如果我没有企图,自然想到的想法被你现在这样嘲笑看扁或者厌烦,这就太委屈太不应该了,在男人的立场上这是很残忍的。

这部高甜精神疗愈剧,唤醒我们追寻幸福的隐秘力量

他鼓励池海秀放开自己直面内心:开始爱情的时候,只要享受就好,不要计划,不要下决心。

他太懂得池海秀内心的脆弱,所以一次次将主动选择的权利送回她自己手上。他深爱海秀,但也不愿意失去自己,同时,也支持她做她自己。

而池海秀在面对感情时,虽然有疑虑,有不安,却每一次都能够清晰准确地说出来,两个人澄清和确认,不委曲求全,不假意迎合,她坚持自己的原则,但一旦发现自己的漏洞和需要就及时调整和表达,会热烈地抱宰烈说:好喜欢这样自由自在的你。

最关键的是,海秀对张宰烈来说,是良医。张宰烈只有在卫生间才能入睡,池海秀发现之后,淡定从容,没有大惊小怪,更无嫌弃反感,对别人来说这是个怪癖,只有海秀看到他的伤口。她小心地呵护,随时提醒他要在自己习惯的地方休息和睡觉,成为唯一一个知晓他秘密且让他温暖安心自在的人。她是他安全的港湾。

在张宰烈被确诊精神分裂症之后,池海秀被母亲和姐姐威逼分手,但她并不为之所动,不离不弃,用自己的方式,医治爱人的精神创伤。她的担当成为他的力量。

他们会闹矛盾,会误解和吵架,但都不会让情绪放纵失控,而会在交流、讨论和沟通之后,适时和解,显得成熟而大气。有伤痛和绝望,但也不乏轻松明快,这样的爱情,真的是势均力敌,令人有触动灵魂的悸动感。

“沙漠的游牧民族一到晚上就会把骆驼这么拴起来 而到了早上就会解开缰绳 但即使这样骆驼也不会逃走。因为它永远记得被拴在树上的那个夜晚 就像我们记得曾经的伤痛一样 它会拴住现在的我们。”但爱让他们彼此珍惜,互相谅解,在犹疑与不安中,一步一步,坚定地穿越内心的黑暗,紧紧相拥。

结局中,宰烈终于像正常人一样在床上睡觉了;海秀也怀上了宰烈的孩子。两个人的婚姻生活,稳定而甜蜜。曾经被禁锢的骆驼,开始在沙漠中悠然地自由行走。

它教会我们的是,只有外部资源的富足,并不足以过好这一生,号令人生幸福的,是内在的力量。可我们的精神世界,又难免遭遇伤害甚至破坏,创痛令我们畏缩与小心翼翼,害怕自己不够好,担心自己配不上,觉得自己不值得,可是我们就要因此而放弃对幸福的追寻吗?

依恋理论认为,放到成人位置,好的情感,其实就是互相满足彼此的依附需求:喜爱,重视,保护,支持,认可,接纳 共同打造安全基地。面对伤痛,我们可以做得更多的,恰恰就是在关系里与对方一起成长,勇敢向前。

泰戈尔说: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绝壁上,也能开出俏丽无比的花朵,为什么不呢?

你值得啊。

作者:夏一丹,本名夏华珍,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

温馨提示

如我们提供的信息有价值,请精彩分享给您的朋友。谢谢!

精彩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精彩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