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互联网 体育 2020-05-23
深度

从早春二月等到乍暖还寒的三月,再到人间四月天,辽足迟迟没有等来一个是生是死的消息。但,该来的最终还是会来。在满目芳菲的五月,辽河都已经冰雪消融、辽足却没有等来春暖花开。辽足死了,这是中国足球的一件大事。

因为他曾经是中国足球的十连冠霸主、曾经他是第一支为中国足球捧起亚俱杯冠军奖杯的球队。他也曾经为中国足球输送了无数的国脚,几乎每一年的联赛冠军球队中,都有辽宁籍球员的身影。所以,辽足的死去,是任何一个曾经喜欢、关注辽宁足球的人不希望看到的。

辽足这一次死去,与过往的降级之痛有如天壤之别。因为,这一次,曾经的那支辽足真的是没了,永远没有了,这支球队在1953年就开始延续的辽足血脉就这样断了。这种悲愤之情,刺心切骨。

深度

首先想说一说那几名与辽足死磕到底的球员,你们将注定被写进辽宁足球的历史,你们讨薪没有错、你们维权也没有错。但是,讨薪有很多种方式、维权有很多条路可走,绝不是只有这鱼死网破、同归于尽这一条绝路,但你们这种决绝的态度,最终成为宣判辽足死刑的直接导火索。

可能有人会说,即使没有这些宁死绝不妥协的球员,辽足也很继续生存下去。但事实上,辽足一直在寻找解决的办法,否则俱乐部完全可以像广东华南虎、四川FC那样自己宣布解散,倘若俱乐部真的不想再坚持,完全可以不用再等到这一天,没有必要自取其辱被自己的球员举报而宣判死刑。

最终,辽足等来的是中国足协史上最严的资产审查令。辽足确实拿不出可以支付2020赛季工资、奖金的银行担保函。试问,中超、中甲又有几家俱乐部能够拿出来这样的银行担保函?

辽足之死与很多俱乐部的解散不同,辽足最终死于规则。足协按章办事、坚持原则没有问题。但辽足之死,又能否让中国足协重新制定准入与处罚规则,能否按照欠薪时间与金额的不同进行扣分、降级、取消注册资格的处罚,而不是一刀切直接勒令退出。还有,在审核俱乐部是否欠薪,能否所有俱乐部都一律公示发放工资的银行流水进行证明,而不是仅凭最后互相扯皮、辨认真假的签字。

如今,辽足死了,曾经一起战斗过的球员、教练,一直在幕后服务的俱乐部员工,渴望能够度过这一关的一大批辽足人,都随着辽足的死去而失业了。这些人之所以沉默与忍耐,不是因为懦弱,而是因为他们还希望辽足能够活下去。或者说,他们不想让辽足被自己逼死,因为逼死的不是宏运俱乐部,是辽足67年的血脉。

辽足如此死法,悲哀、耻辱。

深度

辽足的死去,最应该感到耻辱的肯定是辽宁宏运集团。不可否认,当年在辽宁没有企业接手辽足这个烂摊子的时候,宏运集团能够挺身而出,不仅是一份担当与责任,勇气同样非常可嘉。但如今,辽足的死,宏运集团肯定是第一责任人。

必须承认,宏运集团接手辽足后砸入了很多真金白银,要知道2008年接手辽足的时候,仅债务就有两个亿。要知道,过去的辽足从1995年成立职业俱乐部,背后就没有实体企业,甚至过去都是辽足为母公司输血。这些年。无论困难与否,宏运集团一直在苦苦支撑辽足。

但,无论如何,欠薪是无法被容忍的,任何理由与解释都是无力的,没有守住最后这道防线,中国足协无法再视而不见,只能按章办事。或者说,让足协祭出最严资产审查令,也是担心辽足即使过了今年这一关,以后还会继续欠薪,所以长痛不如短痛,要么找到活路、要么只能死去。

12年一个轮回,宏运这一次只能说尽力了,因为他们也不想让辽足死在自己手中。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寒。辽足能够走到今天,宏运集团已经用光了所有的资源,辽足往日的品牌与声誉已经被严重透支,不能再获得任何企业与政府的支持。站在宏运集团资的角度,辽足已经属于不良资产,也许只能剥离了。特别是在如今的经济困境下,宏运集团只能被迫减负、挥泪断臂。

也许宏运集团也不想成为这个历史罪人,过去的辽足还可卖血维系生存,可如今的辽足连可卖的血都没有了。现在,几乎所有俱乐部背后的企业都在减少投入,这时候比的就是人才储备。过去,辽足没钱,但有人。现在,辽足没钱、也没有人。人才没有了,自然连血都没得卖了。

其实,辽足也不是没有想过继续造血。这次随着辽宁宏运俱乐部死去的不仅仅是一线队,还有俱乐部这几年组建的9级梯队。如果这9级梯队能够早5年组建起来,也许辽足就有了活下去的血源。如今,可惜了这9级梯队的孩子们,他们没有等到春天的到来。

深度

辽足之死,同样是辽宁体育、甚至是整个辽宁企业的悲哀。因为,辽足不仅仅属于宏运集团,辽足在某种程度就是辽宁体育的象征。当年在中国体育界,提起辽老大,第一个想起的就是辽宁足球。在中国职业联赛开始之前,辽足能够成就十连冠伟业、能够拿到亚俱杯冠军,辽宁足球是整个辽宁体育、辽宁人民的骄傲。

然而,辽足最终走到今天,绝非宏运集团一家之责。为什么同样是搞职业足球,只有在辽宁搞得如此之难。共和国长子,无论有多少困难都不会退缩,只是面对在最近几年已经多次病危的辽足,却无人愿意接手。虽说天辽地宁,却也如此无能为力,怎能不让人悲之、痛之。

广州恒大,堪称这些年中国职业俱乐部的成功典范。但是在恒大接手广州队之前,广州足球也曾经多次面对生存危机,但幸运的是一直有多家企业伸出援手,以1990年之后为例,广州白云山制药、广州太阳神、吉利汽车、香雪制药、日之泉、中一药业、广州医药、广州恒大。可以说,没有前面这些企业的逐一接力,广州队的血脉传承不到恒大手中。

反观辽足过去30年的历史,辽宁东药、辽宁远东、辽宁股份俱乐部、辽宁宏运,只有4个“企业”。准确地说,1995年之后,辽足背后真正的实体企业,只有辽宁宏运。当年辽宁股份制俱乐部卖血多年、寻求多家企业接盘未果,最终成功解套交给辽宁宏运。此后,辽足的日子依旧艰难,几次危难过后俱乐部再想求援,环顾四周已经举目无亲。

辽足,曾经是辽宁球迷的精神寄托,如今辽足没有了,辽宁体育也没有了灵魂。千秋霸业十连冠、足坛虎气在辽宁,这句话只能永远定格在回忆中。

深度

辽足生死,全国球迷关注。辽足之死,所有人扼腕叹息。很多人对辽足有感情,不是对某一个企业、某一个品牌,而是对这个地域的足球历史。

辽宁足球从来不缺少人才,看一看如今在中国足坛纵横驰骋的辽宁人有多少,前有十连冠、后有辽小虎,从苏永舜国家队冲击世界杯开始,几十年来,辽宁籍球员入选国家队最多,如今的中国男女足国家队主教练都是辽宁人。

多少辽宁球迷曾经渴望辽足能够成为百年老店,因为以辽宁足球过去的人才基础,想要实现这个目标也许不是天方夜谭。只是,想要把辽足的历史传承下去,需要做好很多环节的工作:俱乐部的管理、球队的保障、维系生存的造血功能、赖以发展的人才体系,少一样可能都很难活下去,更何况在辽宁的经济环境下,要搞好足球,太难了。

最近一段时间,经常有过去的辽足人与我谈起曾经的母队,特别是辽小虎那一代的球员。他们说,看到辽足走到今天这一步,实在痛心,历史就这样被终结,这种伤心难以言表。虽然他们现在已经不在辽足,但没有人愿意看到那个有着无数荣耀历史的辽足从此消失。

“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够为辽足再做些什么,我们义无返顾。”这是很多老辽足人共同的心声。只是,这句话说得好心酸,已经不会再有这一天。

与辽足坚守到最后一刻的主教练叫臧海利,长春人、原八一队球员,2003年底来到辽足后,一直与辽足为伴。在俱乐部欠薪一年的情况下,臧海利带队艰难完成了保级,他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却无法带领球队再去参加新赛季的比赛。

曾经的辽足人不仅仅只有臧海利,无论是过去十连冠时期的老辽足球员,还是李铁、肇俊哲、李金羽、张玉宁、曲圣卿、郑智、王新欣、徐亮这些从小在“南湖大院”长大的辽小虎与辽青球员,如今已经成长起来、并且在异地他乡取得成功。只是在辽足死去的时候,他们未能守在身边。现在也只能期待:如果有一天,他们能回到辽宁,也许能为辽宁足球做出贡献。

比较令人欣慰的是,另外一个老辽足队员,现在的辽宁省足协主席、沈阳城建俱乐部董事长庄毅,已经早就做好准备,如果辽足死去,他愿意接收找不到工作的辽足球员、还有那些愿意来自己俱乐部的梯队球员。

老的辽足死去了,曾经光荣的历史被终结。但是,也许只有旧的历史划上一个句号,才会迎来新世界。别了,我曾经心爱的老辽足,耻辱与悲哀就此告别。希望不远的将来,能够有一支全新的辽足重新站起来。花落自有花开日、蓄芳待来年。

温馨提示

如我们提供的信息有价值,请精彩分享给您的朋友。谢谢!

精彩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精彩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