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启示录

互联网 创业 2020-05-23

瑞幸启示录

编者按: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互联网圈内事,作者马戎,经授权转载。

2019年3月7日,人称“犀利姐”的樊芸向证监会主席易会满连续“开炮”。

“证券法顶格处罚只有60万,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有人割韭菜赚了几十个亿,不止一项罪名,加起来才罚了70万!”

被指控割韭菜的,是赵薇黄有龙夫妇。

从2016年起,赵薇夫妇注册了空壳公司龙威传媒,几乎没有开展实际经营活动,总资产、净资产、营业收入、净利润都为零,但仍曝出以6000万自有资金融资收购万家文化29.135%的控股权,作价30.6亿元,杠杆比例高达51倍。

疑点不止于此,万家文化主动放弃向龙薇传媒收取1.5亿元违约金,赵薇夫妇得以全身而退。

一年后,赵薇夫妇的“空手套白狼”案处理结果公布,万家文化、龙薇传媒各获60万元罚款,赵薇和黄有龙各被处以30万元的罚款,并被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按照《证券法》规定,长期以来,国内证券市场违法的顶格处罚是60万元,直到2019年底,这一标准被提升至2000万元。但在当时的法律下,即便是顶格处罚,对赵薇夫妇来说简直是挠痒痒。

处理结果并未平息投资者愤怒,违法行为带来的超高收益与恶劣后果,和遭受的处罚严重不对等。使相当一部分舆论对“罚酒三杯”式处罚不买账。

黄有龙迅速表态“公道自在人心,谣言止于智者”,赵薇转发微博称“一生问心无愧”,但评论功能被关闭,大量投资者的炸裂情绪被隔绝在外。

在一些投资者的维权社区,“吸血女鬼”的贬称数见不鲜,有人援引《庄子·胠箧》的语句发泄不满:

“窃钩者诛,窃国者侯。”

到震动资本市场的康美药业“白马非马”案,A股市场“罚酒三杯”的问题再次暴露。

康美药业,A股赫赫有名的明星白马股,主攻药品的生产研发。巅峰时期,康美的市值突破1200亿元,仅次于恒瑞医药,无数投资者甚至基金经理为之痴狂。

2019年4月29日,康美药业用20多项公告宣布自爆。证监会调查发现,从2016年至2018年,康美药业涉嫌虚开发票、篡改发票、伪造银行凭证、伪造定期存单等欺诈行为,仅虚增货币资金一项,总额就高达299.44亿元。

质疑汹涌,康美董事长马兴田不得不于次日凌晨紧急发布致歉信:“我们出现了由于快速发展带来的内部控制不健全、财务管理不完善的局面……我们向所有股东朋友致以最诚恳的歉意。”

怒不可遏的证监会对康美下了极其严厉的定义:“有预谋、有组织,长期、系统实施财务欺诈行为,践踏法治,对市场和投资者毫无敬畏之心,严重破坏资本市场健康生态”。

5月,证监会对康美做出处罚决定: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处以60万元罚款,对21名责任人处以90万至10万不等罚款,6名主要责任人10年至终身证券市场禁入。

相比康美药业,曾被造假扼杀的美国能源巨头安然,生前名列《财富》美国500强第七位,按今天的汇率,虚增利润总额不到康美药业的一成半。安然的代价是企业破产,并拉上审计公司安达信陪葬,从此,全球五大会计师事务所变成四大。

一年多后,同样在公司公告的次日凌晨,一位与马兴田同龄的中年人也发了一封致歉信,信中,瑞幸的营收虚增同样被归结于“风格太激进”、“跑的太快”。

快,大概是中年男性共同的心头刺。

1

2005年5月12日,普华永道中国区执行主席、首席合伙人杨绍信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中国的上市公司做假账现象时有发生,因为它们的会计账目是根据国内会计准则编制的。而中国的会计准则与西方发达国家的会计标准有一定差距。

第一财经日报对此发表一番痛心疾首的评价:坦率地讲,我国上市公司的会计记录不是不可信,而是如何相信的问题。

在号称“资本狮子”的陆正耀看来,自曝后的瑞幸,头等要务是稳定军心。瑞幸造假传开的第二天,全国各大城市的瑞幸门店都遭遇来自消费者声势浩荡的挤兑潮,部分用户的手机点单程序崩溃,外卖严重超时。

结果陆正耀发了一则图文朋友圈,配图是瑞幸员工的动漫形象:

“今天更要元气满满,小伙伴加油!”

问题是,即便接连推出刘剑和钱治亚两只替罪羊,但事态发展已不在瑞幸的掌控之内。

美东时间4月22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杰伊•克莱顿(Jay Clayton)公开提醒投资者,不要将资金投入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股票。他还公布称,中概股有信披不足的风险。

国内也传出消息:对造假、欺诈等从重处理。会议指出,最近一段时间,一些上市企业无视法律和规则,涉及财务造假等侵害投资者利益的恶劣行为。

就差指着瑞幸的鼻子点名了。

几乎所有人都预见了瑞幸的死相。在美股做空机构眼中,Luckin已经变成一个专有名词,指代因财务造假被扳倒的中概股。Wolfpack Research对爱奇艺喊出“Good Luckin”,香橼也对跟谁学放话:“你们就是下一个瑞幸。”

对瑞幸来说,这更像是一场绝地求生的大戏,自瑞幸自爆以来,神州优车集团多次转让所持股份来谋求喘息,神州租车股份、LP权益等均被“甩卖”处理。另一方面,陆正耀不得不与瑞信等利益相关方大打太极,

不仅是供应商以及金融机构的挤兑浪潮,更令陆正耀痛苦的,是来自大洋彼岸投资者的天价索赔。在美股的游戏规则下,瑞幸面临的索赔总额可能超过700亿人民币。以瑞幸滑梯式的股价崩塌,瑞幸的偿还能力必将遭受重创。

纳斯达克“钦定摘牌”通知在国内曝光后,陆正耀于次日凌晨发了一篇个人声明。行文口吻痛心疾首:“我绝不是以“概念做局”去欺骗投资人,我是真心想把企业做大做好,为社会创造价值!”

纵观全网,几乎无人信任这番申辩,尤其有意赴美IPO的公司,更是对瑞幸恨之入骨。瑞幸的倒下,意味着赴美上市的中国企业处境更加险恶,公司可能需要大量路演来重建坍塌的信任成本。

理想汽车曾被曝出申请在美IPO,计划融资至少5亿元。瑞幸炸雷过后,创始人李想转发了陆正耀的公开道歉并附言:

“送他五个字,Sha Bi。诈骗犯。”

美股市场的反应很快到来。纳斯达克抬高了新股发行门槛,据称IPO募资规模需达到2500万元,或至少达到上市后市值的四分之一。也有国际投行退出承销中国公司IPO,瑞信在受到瑞幸事件冲击后,退出了互联网医疗平台微医的港股上市承销。

尽管纳斯达克表态,规则收紧不针对中概股,但新政涉及的上市公司,绝大多数来自中国,有意赴美IPO企业均感到了明显压力。

2

科创板开启后,国内投资者热情爆棚。打着没有50万也能投科创板的旗号,国内科创板基金将最低配售比记录刷新至4.08%。

有人解释称,过去的十几年里,A股主板上市门槛较高,一般要在10亿元以上,不适应“跑马圈地”模式的互联网公司,而纳斯达克大概是1000万人民币以上。因而我们错失了百度、阿里、腾讯等一批优质公司的收益。

科创板是对标纳斯达克的全新板块,代表着A股放宽准入门槛,允许盈利前期的企业进入市场,这代表着A股竞争力的全面提升。

与此同时,纳斯达克的IPO政策收紧也被视为升级。

美国科技媒体Techcrunch看好纳斯达克对IPO规则的收紧。在其看来,强大透明的市场将提振投资,纳斯达克此举是为了支撑升级原本的标准,并为投资者们保护自己的市场。

改革在大洋两岸先后进行,竞争之势已经形成。如今,瑞幸为A股带来新一轮思考,准入门槛放宽后,更应有严格的监督及惩罚制度,不再重复赵薇式的罚酒三杯式处罚。

刘强东曾经说,社会终究在进步,现在比十年前就强了很多,比三十年前强的要更多。未来胜出的,一定是那些阳光透明的商业模式。

正如新华社针对瑞幸事件的点评:“随着今年3月1日新证券法的实施,证券监管部门对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的惩戒力度显著加大,一个由行政处罚、刑事追责、民事赔偿及诚信记录等组成的多层次追责体系正在形成;同时,与境外证券监管部门的审计跨境合作也将日益加强”。

拟在美IPO企业之所以憎恶瑞幸,正因一个明星中概股,背地里大肆欺瞒,将中概股身份当做中美监管之间的“灰色地带”,一旦倒下,信任危机一发不可收拾。

中概股也应感谢陆正耀代表的瑞幸管理层,他们率先在悬崖峭壁边竖起警示语“此路不通”,后来者见此警示,自然不愿重蹈覆辙,就能少些跌落深渊的惨剧。

瑞幸是那道历史的警示语,永照后来人。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我们。

温馨提示

如我们提供的信息有价值,请精彩分享给您的朋友。谢谢!

精彩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精彩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