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相亲,却成了他的第100个猎物

互联网 情感 2020-05-23

1

贾如萍迷迷糊糊地醒来,伸手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微睁眼睛瞥一下显示的时间。六点了。她吐一口气,暗示庆幸自己的生物钟还是比较准的,没有误事。该起床了,尽管有点不情不愿。

她支起身子,借着窗帘缝隙里透射进来的微弱亮光,看一眼睡在身边的人。

见他肥胖的身躯扭曲着背对着她睡得正酣,一条洁白柔软的被子随着他身体的形状高低起伏,像是包裹着一只大号的软骨虫。

他的头大半蜷缩在被子里,脸孔被被子挡住。他长什么样?她竟然有些模糊了,毕竟他们昨天傍晚才见的面,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不到十二小时,且这期间大多在C上。

她轻柔地掀开被子,赤足站在暗红色的地毯上。她不开灯,也不想吵醒他。昨晚整整折腾了一宿,睡下还不到三个钟头,他消耗的体力多,这时候最需要休息,人毕竟不是铁打的。

昏暗是一件最能遮羞的衣裳,她也懒得穿衣,赤足走在柔软的地毯上。地毯像一只消声器,走在上面听不到一点脚步声,她鬼魅般进入卫生间,按亮电灯,洁白的瓷砖、洁白的浴缸,反衬得头顶的灯光越发耀眼。

灯光照着她白皑皑的身子,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甜蜜的爱情之于女人是最神奇的化妆品,立竿见影,收效显著。

一夜的滋润,让她的身体更显柔嫩有弹性。她端详着自身,冲镜中的自己做个鬼脸,心情舒畅。

不能浪费时间了,更没功夫泡澡,她匆匆漱口洗脸,草草地擦一擦身子,梳理一下头发,关灯从卫生间出来。

他还在熟睡,发出轻轻的鼾声。

她的衣服杂乱地扔在沙发及地毯上,与他的衣服混杂纠缠在一起。嘻嘻,衣服怎么也跟人似的。她借着熹微的晨光低头一件件捡起来,把属于他的整齐地折叠好放置沙发上,好让他醒来时感觉舒坦些。

她刚将衣服套在身上,忽见他呓语着翻了个身。

他醒了?她停止穿衣,心中一个念头闪过:重新钻进热烘烘的被窝里,嵌入他那胖乎乎的手臂里,吸纳他的热度,重温昨晚的欢愉。

良宵一刻值千金,人生难得几回欢!

犹豫不决间,她的念头也随即打消。该死的,今天是星期一,第一节就有她的课,不能再耽搁了。她快速穿戴整齐,留恋地看一眼床上的他,决然提起挎包转身离去,不用跟他道别了,等会儿发个短信就行。

2

乘电梯下楼来到后面的停车场,她的座驾像个忠心的奴仆,静静地在外面守候了一晚。她按一下遥控开关,中间一辆红色广本雅阁就像认出了它的主人,发出一声清脆的欢叫,眼睛调皮地眨了一下。

她发动引擎,倒车,转向,缓缓驶出酒店。在车子离开的瞬间,她回眸一望,“望江楼大酒店”几个大字再次摄入她的脑海。记住了,这个给了她极大快乐的地方。

这里是临江市,位于浙北的一个县级市,南濒杭州湾,向北离上海也不远。由于地处长三角核心地带,经济发展神速,没几年功夫临江市就像暴发户般地阔了起来,活脱脱一个土财主的模样,处处显摆着它的富裕。

如萍边开车边张望,她第一次来这里,如果没有这一段情缘,也许此生不会踏上这里一步。

说到这里,读者也许会认为我们的女主人公在搞时下在少部分人中风行的一夜情?no,no,no,非也非也。贾如萍虽然时尚,但生活作风仍不失正派。她的身份和职业也不容许她风流荒唐,身为学校领导更约束她恪尽操守,不敢越雷池半步。

她来这里只是为了相亲。

贾如萍从师范大学毕业后长期在学校教书,工作很出色,职务也从教研组长、教科主任升到了校长助理,可谓春风得意顺风顺水。

但老天爷就像个肥皂剧的编导,总把人物的命运编排得曲折离奇,一波三折。贾如萍也有她的烦恼,最让她伤脑筋的是个人问题始终没有解决,至今年纪已经35岁还待字闺中。

父母催促,亲友关心,人人见到她总会想起她的光杆身份,别人背地里说起她,总是问:“如萍还没嫁出去吗?”“有人愿意娶她了吗?”似乎嫁不出去就是犯了“七不出”天条,是极大的罪孽。

她嫁不出去并非个人条件不好。论学历,她师范大学毕业,正宗的本科生;论能力,她向来争强好胜,不甘人后;论长相,她虽不算绝色美女,可如果遇到她心情好时,回眸一笑百媚生,也能迷翻一群人。总之,虽说不上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但绝对拿得出手。

她到底要找什么样的人,其实也没个统一标准。但挑肥拣瘦几年下来,她什么收获也没有,只是把自己修成了剩女。眼看别人有老公疼,有孩子缠,她却寡家孤人一个,到晚上独守空房,没人跟她说话,心里难免寂寞空虚。

有时她孤单地躺在床上胡思乱想,身上的肌肉被一块块唤醒,浑身像一坨滚烫的烙铁,血液回流之处升腾起缕缕白烟。可找谁来灭火呢,看来没有男人的日子就是不行,老公还得不断寻觅。

她把择偶标准作了调整,低下了高傲的头颅,抛弃了那些不切实际的浪漫,条件简化了再简化,现实了再现实,到最后,简化到了只剩一个字:钱!

青春易逝去,长相会变样,爱情不可靠,还是钱最值钱。

目标明确了,选择的对象却不好找。一个个俊男帅哥看似不错,却都在房子面前败下阵来。没办法,房子面前人人平等,她得执法如山。

两个月前,贾如萍无意间看到一篇帖子,说有个叫“小凤女”的女子,在网络征婚中“秒杀”到了一个老公,建立起了美满的家庭。

“小凤女”从自己的征婚过程中发现找不到对象的大龄男女还真不少,她敏锐地意识到,为这方面服务的市场前景良好。于是她创办了“时代良缘”征婚网站,做起红娘,为未婚男女提供相识的平台。

信息时代,遇到难题都可求助于网络。可网络就如假面舞会,鱼龙混杂,泥沙俱下,能找到真爱吗?真能钓到金龟婿吗?如萍对此将信将疑。转念想,真情假意、好人坏人我难道一点分辨能力也没有吗,谁怕谁呀?

她尝试着进入“时代良缘”网站。按照上面的要求逐一如实填写性别、出生年月、身高、所在地区、婚姻状况、学历、月薪等个人信息,写上内心独白,创建了一个良缘帐号,再上传了自己最满意的照片。她试着给几位男士写了信,很快收到部分回信,也有别的男士给她写信。

从此她一有空就上良缘网写信、收信,结识了一些人,但前面几个都没有在她心中激起涟漪,直到遇上他——“冬日暖阳”,她的心才被彻底俘虏,并有了一夜欢愉。

3

而就在贾如萍对相亲对象“冬日暖阳”浮想联翩的时候,那个“冬日暖阳”一直睡到自然醒才眯着双眼懒洋洋地支起身子。

“冬日暖阳”名叫强哥。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房间便亮堂了许多。他从枕头底下拿出手机,开启,昨晚他一直关机,免得打扰。看一看时间,刚过九点,还早。

昨晚那女子是谁?他有些模糊了。哦,想起来了,是个高中教师,且是个领导。她的真名跟他说过,叫什么……萍?

手机里传来一阵阵短促的音乐。他拿起一看,内容真不少,前几条是未接来电,都是以前见过面的女人打来的,后几条是她们发来的短信,有问候的,有抱怨的,有请求见面的。他一概不回。

最后一条正是昨晚那个发来的:起来了吗?我已平安到校。跟你在一起感觉很好,祝你心情愉快!

看完信息,他慵懒地随手把手机一丢,不想回复。对于已经到手的猎物,他的热情就如温度计插入冰水里迅速萎缩。

他开始拿出手机,对昨晚的那个女老师打分:

每个跟他亲密接触过的女子他都会给她们打三个分数。首先是印象分。印象分由五官、肤色、身高、体型曲线、发质等几个方面组成。第二个分数是欢愉表现分。这个分数又有许多标准,很细,自己灵活掌握。这个分数值高的,常会让他有更多的怀念。第三个是综合分。综合分除了考虑她的外貌和活跃程度,还加入气质、谈吐、经济状况、职业和社会地位等多种因素。

昨天那位女老师,初步印象比照片里看到的要差。75分,他心里报出个分数。人长得还算文雅秀气,扣分扣在三个方面:一是个子不够高,他心目中的美女应该身高达165厘米,她与这一标准差了足有5厘米之多;二是她剪的是短发,他对飘逸的长发情有独钟,他认为有一头乌黑浓密的秀发才是理想中的美女;三是戴着一副近视眼,使她的五官显得局促。

不过,欢愉起来的表现分却奇高,起码得打95分。没想到,如此文静的女人一旦放开了也是那样的浪,远比平常妖娆。

于是,他把女老师综合分数定为82分。

综合分数在70——80间,须有条件见面。80——90分可以再见一到二次。只有90分以上的,才有盼望再见面的念头。

女老师究竟是强哥泡的第几个女人,他也记不清了。年初,强哥印好100张名片,这种道具名片只为前来赴约的女子准备,每个第一次来的人他都会送上一张。

他查看了一下名片,100张名片已经送完了。这表明时间尚不足半年,被他猎上的女人满100了,战果辉煌。而女教师贾如萍,正是他的第100个猎物……

强哥?这个人究竟是做什么的?他有何等妙招,就能让上百个良家女子陷入其温柔陷阱呢?

现在的公众号,十有八九在传递“独立女性”的概念。但什么是真正的独立女性呢?我的自媒体好友——凸山凹水绝对算得上一个。

写这篇“良缘”之前,凸山凹水号主经过调查了解到:现在,电视里相亲类节目异常火爆,网络上征婚交友网站也异军突起,仅一个“良缘网”注册人数已超过三千万,另外还有众多的婚介所、相亲超市……本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相亲找对象现在可以拿来作秀,可以如货物一样展销,这世道怎么了?

但这背后隐藏着多少阴谋和欺骗,多少人泪洒相亲路?凸山凹水在写这篇小文时,电视里就在播这样一只新闻:一女子通过婚介所牵线去相亲,结果初次见面就被对方羞辱,后来查证那男的根本是有家室的。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原形是凸山凹水号主小时候的伙伴,他向凸山凹水讲述了他的精彩故事,他利用网络在不断地跟女人约会,人数之多,范围之广令人咋舌。

他还把大量的女人的照片、聊天记录、约会经过等发给凸山凹水号主,要不是亲眼所见真的不敢相信!凸山凹水号主好奇地跟踪“采访”了三个月,内容绝对真实,绝对震撼。

震惊之余,凸山凹水觉得有必要把这个故事讲出来,且材料齐备,内容翔实,这篇文章除了有引人入胜的情节、曲折离奇的故事,还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凸山凹水希望那些热衷于找网络情人、沉湎于网络征婚的人们注意了,网络有陷阱,征婚须谨慎。希望这篇文章广为人知,以避免更多悲剧的发生。

在凸山凹水的公号里,她写过一句惊艳的介绍:这里呈现的故事,都是真实现场还原;这里的姑娘们,强大到让你怀疑人生!

凸山凹水还写过一部《阁楼情人》故事,引起粉丝的追捧。

……

纸媒黄金时代,她是世界排名前列的女性杂志主编,带领期刊月发行680万册;自媒体兴起后,她迅速转型,短短两年时间里,就孵化出5个自媒体公众号,每个公众号粉丝均超过50万。她还是社会学博士。

这样的女生,生活中一定很不好惹吧?才怪呢!

别看她身兼数职,可她最喜欢的身上的标签却是:调查记者!她最关注的,是女性情感,保护女性权益。

她受邀参加CCTV《新闻调查》访谈女性权益,翻阅过数千本卷宗,出版了6本情感调查专著。擅于情感写作,长于情感心理分析和疏导。用真实、典型的故事,揭示人性美、人情美。

如果你正在寻找优质公众号,不妨去她的公众号看看,一定不会失望。

亲们:

为了公号发展,梅吉会不定期推荐一些不同风格的号,非盈利行为,不收取任何费用。文案内容由对方提供,不代表梅吉观点。亲们根据自己喜好选择性关注即可。谢谢理解与厚爱。

——爱你们的梅吉

温馨提示

如我们提供的信息有价值,请精彩分享给您的朋友。谢谢!

精彩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精彩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