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网恋,从长沙到深圳,20天的同居生活后,我被“性病”了……

互联网 情感 2020-05-23

因为网恋,从长沙到深圳,20天的同居生活后,我被“性病”了……

那天,当看到网上关于河北“艾滋女”事件的新闻,我被震惊了。这一切,与我一年前的经历如此相似。

倾诉/文竹 整理/阿由

从长沙到深圳,因为网恋

2007年10月,我结束长沙的工作,提着硕大的行李来到了深圳。在火车上,李烈的短信不时而至:“到哪里了?我恨不得立刻见到你。”我的心甜蜜至极。

我和李烈是网恋,之前他去过长沙一次,起初我有点失望:他的长相与他在网上说的高大英俊差得颇远,但是他的热情与出手大方弥补了这个不足。他说他在深圳很成功,力劝我去深圳。他还说,就算我找不到工作,他也能养活我。

可是一到他租住的地方,我那热乎乎的心立刻冷了半截:阴暗潮湿狭小的房间,竟是他这个月入上万的业务精英住的地方吗?

然而他却轻描淡写:“深圳这地方,寸土寸金,你知道这样一间房子要多少租金吗?1000块!这就是我睡觉的地方,我还留着钱买房子呢。”我半信半疑地走了进去。

洗过澡躺在床上,他的身体已经凑了过来,我僵硬地任他动作。忽然间,我觉得有什么东西爬到我耳边来,转头一看,是一只硕大的蟑螂。我尖叫起来,可正在兴头上的李烈不让我动弹,他喘着气说:“你不理它,它就走了。”

那夜我无法入睡,看着身边睡得香甜的李烈,再看看他瘦小的身材,四周太过简陋的家具,我的心里开始后悔,后悔没有听姐姐的劝阻来了深圳。

临行前,姐姐对我说:“谁知道他会是个什么人?灰姑娘的故事,怎么可能在现实中存在?”然而23岁的我,相信奇迹与童话。

因为网恋,从长沙到深圳,20天的同居生活后,我被“性病”了……

20天的同居生活

第二天一早,他上班前对我说:“晚上我回来吃饭,你去买菜吧。”醒来后,我将屋里仔细打扫了一遍,才去买菜。

手机响起,姐姐发来短信问:“还好吗?”我一愣,泪就那样落了下来。在长沙,我住在姐姐家,宽敞明亮的房子,家务从不用我动手。

见我长时间没有回复,姐姐一急,就打来电话问:“干吗不理我,我还担心你被卖了呢。”我哽咽起来,断断续续地将来这里的经过与感受告诉了她。姐姐考虑了半晌说:“如果李烈就是一普通工薪阶层,反而让人放心些,只要人好就行了,两个人一起努力,总会有好日子过的。不过一旦发现他人品有问题,就要立刻回来。”

姐姐这样一说,我的心定下不少。确实,虽然每个女孩都会希望对方有钱有势,但实际的生活,只是普通的女子遇到普通的男子。

然而我心中总有芥蒂,因为我所见到的与他以前告诉我的,相差太远。也就是说,他以前在说假话。

黄昏的时候李烈回来了,样子十分疲惫。我端上饭菜,他匆匆地吃着,看到菜里的辣椒时,说了一句:“以后炒菜时别放辣椒,你可以买点辣椒酱蘸着吃。”

第五天,是周六,我对李烈说:“我想去欢乐谷玩。”李烈说:“那有什么好玩的。要玩啊,以后带你去香港的迪士尼乐园玩。”我不再提要求,那个周末,他把我按在床上,一遍遍地做爱。

第10天,我终于知道他只是一个小业务员,朝不保夕。

第11天,我开始找工作,还想着要与他一起认真经营生活。

第15天,他兴高采烈地告诉我,他签下了一个大单,要请我外出吃饭。我们去一家大排档吃了火锅,他喝醉了,将他的上司与同事都骂了个遍,说总算也签到一个大单了。我小心翼翼地问:“这个大单你能提成多少钱呀?”他笑嘻嘻地回答:“八九千呢。”我鼓励了他一番。

第17天,他与我吵架,因为我去很远的地方面试,回来晚了,没有做饭。他很生气,还告诉我,这么远的工作,就算是面试上了也不能去。我下楼,去小店里叫了一份我最想吃的虎皮尖椒。可是,深圳的辣椒一点儿也不辣。

第19天,是我生理期,可是那天晚上,他非要做爱。我们在床上打起来,最后,我被他“强奸”了。

第20天,等他上班后,我犹豫了许久,终于收拾行李,坐火车回了长沙。

噩梦的开始

走的时候,我没有太多留恋。李烈不是适合我的人,这是我第一天晚上到深圳时便明白的,但我依然坚持了20天。网恋与现实之恋,原来差得太远。

上火车后我发了个短信给他,告诉他我回长沙了,以后就做朋友吧。他打来电话,气急败坏地骂了我一通,还问我有没有趁着他不在家时拿他的东西。我听着他用最恶毒的语言谩骂着,连电话也不会挂了。这时,信号没了。

我回了株洲老家,想休息一阵再去长沙重新开始。

几天之后,姐姐气呼呼地打电话来质问我:“你在深圳时到底干了什么?”我本能地回道:“什么也没干呀。”姐姐咬牙切齿:“那个李烈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吧?”我还来不及反应,姐姐已经嚷了出来:“他在网上到处发帖,说你骗了他多少钱多少感情,还将我家里的地址、电话全都公布在网上。还说你如果不还他钱,就来长沙住到我家不走了”我整个人都麻木了,李烈怎么会是这种人?太可怕了。

我二话没说,急忙搭车去镇上的网吧,我要看看李烈的帖子怎么说。果然,一搜我的名字,就出现了李烈的帖子。他竟然在帖子里说前前后后共为我花了十来万,我将钱都花光了,就跑回了长沙。更离谱的是,他将我的照片都发在网上了。我气得牙根都要咬断,毫不犹豫地在网上用我的真名注册了,然后愤怒地在他的帖子下回帖,将他所谓为我花的钱一一算了出来:他来了长沙一次,住了两天宾馆,为我买了一部手机、一套衣服,一共不会超过3000块。我去了深圳住在他家,为他做了20天保姆,他一共给过我500块钱做生活开支。可是我的损失岂不更大:去深圳来回的火车票,我还为他辞了长沙的待遇还算不错的工作,还在深圳为他做了20天不付钱的保姆。他在长沙时骗我说他是月入万元的业务精英,可在深圳时他小气又自私。

我的回帖令帖子的点击率更高。看帖者分成了两派,一派相信我,一派质问我。两班人马进行了激烈的争论,我坐在电脑前,频频地回帖。

因为网恋,从长沙到深圳,20天的同居生活后,我被“性病”了……

黑白颠倒的可怕经历

李烈当时并不在网上,不能与我对着骂。骂完之后我回家了,感到出了一口恶气。可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已经很晚了,家里的电话铃响了。我还以为是姐姐,兴冲冲地提起话筒,电话那端传来了陌生的声音:“贱货,卖一次多少钱呀?”我愤愤地,还以为是无聊的人打错了电话。可是过了半小时后,电话铃再一次响起,我接起来,是另一个陌生的声音问:“你是张文竹?”我说是,那人还算理智,问道:“你真得了性病吗?那就赶紧去治呀。”我听后如同五雷轰顶,吓得赶紧挂了电话,立刻意识到是李烈的帖子有了新的内容。

我整夜都在狂怒中,所幸还没有打搅到父母。我害怕还有电话打进来,直接将电话线拔了。我第一反应是,找人去砍了他,当然,这不可能;第二个反应是,我要马上去网上发帖,然而这样有什么用呢?第三个反应是,不知道还会不会有更可怕的后果,会不会骚扰到我的父母?

第二天我就跟父母说清楚了这件事。父母开始是震惊,然后是愤怒,再然后也没啥了。毕竟网络不在他们的生活中。他们觉得,李烈在网上造的谣伤害不了我。

然而他们想错了,后来接到过数十个电话,有的侮辱,有的好意询问。在长沙的姐姐家更是被迫换了电话号码。还好,在老家,知道这事的人并不多,几个月后,帖子沉底了,再没人提起。

半年后我去长沙求职,面试官是个年轻的男人,他若有所思地看着我问:“我觉得你的名字与你的面孔都很眼熟。”我一愣,条件反射地想到了李烈的帖子。

那场面试糟糕极了,毫无疑问,我没成功。

不过幸好,第二次面试时,我找到了工作。可是回想起那件事,仍然心有余悸,我真怕有人忽然问我:“张文竹,你认识一个叫李烈的人吗?”

温馨提示

如我们提供的信息有价值,请精彩分享给您的朋友。谢谢!

精彩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精彩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