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你不可的那股子劲儿迟早会过去的”

互联网 情感 2020-05-23

“非你不可的那股子劲儿迟早会过去的”

图|电影《白色情人节》

我刷抖音的时候刷到了一个街头采访,一个举着话筒的男网红在路边拦住了一个女生问她,对那个要了你半条命的人说句话吧。

本来很安静的女生眼睛里突然有了泪光,她说,我还有半条命,也想给你。

昨天520521的,我朋友圈里,有好多我以为不会喜欢一个人,不会公开的人公开了诶,而我的520,说来好笑,和一个弟弟去逛了成都的失恋博物馆。博物馆走到尽头有一个罗盘,一个珠子滚很多下很多分叉有三个选项,我说,滚到第一个是他喜欢我,滚到第二个是他不喜欢我,滚到第三个是我像只鱼儿在他的鱼塘。

滚的时候我感觉他也很紧张,最后滚到了“他喜欢我”。

“非你不可的那股子劲儿迟早会过去的”

感觉520也不算白过了,我还在逛失恋博物馆的时候,收到我姐妹的一条微信,是她date很久的男生发了一条公开女朋友的朋友圈。

那个女生和我说,幺幺你知道吗,我看到这条朋友圈的时候,整个人都在抖,他怎么可以毫无愧疚地这么开始一段感情,他这样对得起我么。

我说这有什么对不起的,他又没和你谈恋爱,说不定他把你们的事都告诉现任了,不仅告诉了,添油加醋,你喝多发给他的微信什么会被他拿给现任看,告诉她,你看,她这么喜欢我,但是我现在只喜欢你一个人哦。

她说幺幺你别说了,我眼泪真的都流下来了。

我说没关系,你哭吧,哭得越狠越好,反正你哭完,非他不可的那股子劲,才会过去。

“非你不可的那股子劲儿迟早会过去的”

她问我当初是怎么走出来的。

我说喝酒呗,一个人崩溃一个人自愈呗。

我说你记不记得维尼熊又记不记得超人兔,我写了那么多男孩子你以为真的无疾而终吗,到最后再甜的喜欢也不过是成为没有名字的素材然后无疾而终。以前喜欢一个人,能要了我半条命,能躺在床上就空荡荡的哭,现在不会了,现在我只觉得,当下快乐就好了,甜蜜就好了,一旦离开,我就像抽身在半空中看着我的身体一样。

我觉得清浅的感情很难打动我了,我也很难去主动地喜欢和交流。

你不会想这样吧,你不会想冷了很久,拒绝很多人,直到遇见他,你开始动摇了,你开始相信有所谓的苦尽甘来了,但最后你一定会发现,还是会失望的。

我对那个女生说,有什么好伤心的?你以为就你喜欢的那个渣男,他能谈多久恋爱?只要你活得够久,总能等到他分手,他分手了不想浪?想浪了你再上不行?

她说我好冷血哦。

“非你不可的那股子劲儿迟早会过去的”

我说我能理解为什么我不会被信任和喜欢,我已经到,再喜欢一个人,都不会为这个人拒绝暧昧和机会的程度了,因为我潜意识里觉得对方不会拒绝,我不是没做过拒绝所有的暧昧,等对方一个不确定的回答的事情,但每次我都赌输了。

那我干脆把手上的好牌坏牌全扔了,这赌桌我不上了,我看着庄家那里堆着很高的筹码,很诱人,我全不要了,我不赌了。

我选择坐到庄的位置上,不再参与赌博,看牌桌上人来人往,有人从我这里赢,有人从我这里输,上了赌桌的人全都自负盈亏,我只负责冷眼收牌,真的有看得特别顺眼的,我也偷偷放过水替他出老千,但上赌桌的人能有什么好人,我只想帮他赢一点,他几乎想清空整个赌坊。

男的没有心。

所以我是一点心都不想再动了,不想当傻子了。

“非你不可的那股子劲儿迟早会过去的”

我知道你当时是男孩打完球以后喝的第一口可乐,但谁又没当过第一口可乐呢。

我18年的时候有和一个搞音乐的约会,我俩半夜连麦时会玩一个游戏,他给我听一段旋律,我根据这段旋律讲一段故事给他听,融合了我们两个人的创作,我记得当时我们听过一段轻哼的曲子,他问我听出了什么。

我说什么都会过去,但是没关系,时间是真的,有些东西是真的,它消失了不代表它没有存在过,我永远不会否认我热烈爱过,但也很疑惑,那些东西是怎么一点点消失的。

“非你不可的那股子劲儿迟早会过去的”

这曲子就是这种感觉,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突然从夏天的风吹到冷冬,它不是突然没有的,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爱就不见了。

就像荒芜的花园,花朵慢慢枯萎,杂草丛生,而杂草刚开始蚕食玫瑰的时候,你不注意,就会以为那是新的花朵。

感情是会变的。

六个字可以说完一切。

不要淋雨爱一个人,他会撑着伞跑掉的。

“非你不可的那股子劲儿迟早会过去的”

对了,说点开心的事,520那天有人拦住了我和一个弟弟,让他给我买花,一朵玫瑰88,我说不要了,他说买。

我其实很不好意思,这是我这几年第一次收到花,虽然就一朵。但是好像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预兆,让一切结束在这个雨夜吧,我们不是错过,是结束了。

不吵不闹安安静静再无交集。

以后我不听任何形式的对不起。

我只要被对得起。

“非你不可的那股子劲儿迟早会过去的”

“非你不可的那股子劲儿迟早会过去的”

温馨提示

如我们提供的信息有价值,请精彩分享给您的朋友。谢谢!

精彩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精彩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