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联众创始人、天使投资人重新做回创业者,这是一个互联网老兵眼里的教育行业

“在线教育是让很多投资人害怕的行业。”

在接受 36 氪的采访时,鲍岳桥先抛出了这样一句话。但是在告别联众、做了近 10 年的天使投资之后,他再一次成为了创业者,做了一款面向学校的平台型产品:乐教乐学。

“在线教育的水比较深,而且教育又是一个比较慢的行业,很多人都不敢投。”如果从天使投资人的视角来看,这 10 年间他选择的普遍是互联网金融、VR 这样的行业。

2004 年时,鲍岳桥还没有离开自己一手创办的联众,但那时他已经注意到了教育行业的发展机会,认为这个领域“一定会出一个大体量的项目”,于是便成为了乐教乐学早期(当时还叫一起学习乐园)的天使投资人。

十年前的乐教乐学刚刚起步,鲍岳桥告诉 36 氪,那时候团队的想法是做一个游戏化的学习平台。但是如果回看行业发展过程会发现,北京四中网校这样的在线教育产品也刚面世不久,“游戏化”概念提得太过新鲜。鲍岳桥坦言,这款产品坚持了十年,用户留存、家长的接受度都比较低,标准化复制很难。“从投资的角度来看,这并不是一个理想的产品。”他说。

十年后的 2014 年,鲍岳桥结束了自己做天使投资人、享受极限运动的日子,用他的话说,那是一段“退休后的生活”。“总让他们来做也不合适,”鲍岳桥说,“这个产品毕竟是我想做的,想了想,还是下了个决心,决定自己冲进来做。”

算上这次投身教育,乐教乐学已经是鲍岳桥第四次创业。这几年里,虽然产品的用户数在增长、也拿到了融资,这个项目却始终没有在媒体上做过曝光,鲍岳桥解释说,就是因为在线教育的水比较深,自己想先摸摸看。

如果现在还有创业者想在在线教育领域折腾一番,“平台型”这个概念一定会被抛弃,因为对大多数人来说,做平台就意味着大投入、什么都要做,但什么都没法做精。但是如果以投资人的视角,鲍岳桥却做了一个集 20 多个应用于一身的产品。“单点切入的门槛低、起量快,说服老师使用容易,但是产品比较单薄,很难做延展。”他说:“我们希望乐教乐学是一个体系化的东西。”

从之前对在线教育的观察来看,老师、学生、家长的需求都太多元了,团队发现没有一款产品能够完全满足他们的需求。鲍岳桥表示,平台型的产品初期难度会大一些,但是后期的延展性就会好很多。“用户一开始用产品就有很多要求,如果只做一个产品、一个功能,单推一次都会很复杂。”

鲍岳桥说,培养老师的使用习惯是市场推进过程中最耗费精力的地方,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讲,老师的习惯一经养成又很难改变,流失率比较低,想要吸引住老师,一定要给他们做“增效减负”的事情。“我们现在就像微信一样,想把平台搭建好。”

提起微信,提起腾讯,鲍岳桥有很多感触。

1998 年,联众成立。同时期,BAT 也成立了,但是这三家的成立时间甚至稍晚过联众。联众世界风靡一时,一度稳坐国内网络游戏的头把交椅,占到过整个市场 85% 份额。在上市前的公告里,联众形容了当时的网游行业“竞争非常激烈”,尤其是棋牌类游戏,受到很多来自同类公司的压力,压力最大的就是腾讯。

鲍岳桥回忆说,98 年开始创业时,他也曾考虑过做游戏还是 IM,最后考虑到做游戏类产品不用培养用户,最终还是放弃了 IM,而腾讯靠着非常早期的 QQ 就把联众的用户抢了过来。在游戏上,联众还是没有干过腾讯。“我们已经预测到了腾讯会在哪一年超过我们。”鲍岳桥说,“都是棋牌类游戏,差异化是很难打的,我们应该更早的去做转型。”

很多年前有一种说法,凡是腾讯涉及的领域就变成了“南极圈”,“模仿式创新”可以打到一个又一个成功的企业;后来也有媒体发表封面文章,题目是《“狗日的”腾讯》,详细描述了老牌互联网公司之间的恩怨情仇,但是鲍岳桥自己却很少解释这些事。做天使投资时,鲍岳桥很少投游戏相关的项目,“不投游戏不是因为我想不开,是因为我想做一些没人干过的、从无到有的事情。”鲍岳桥说。

“腾讯打败我们就是靠着他们‘海纳百川’的大平台。”鲍岳桥说。而乐教乐学也始终没有做单点切入。

“三通两平台”的口号被提出后,乐教乐学有了和教育局谈合作的机会。鲍岳桥介绍,现在产品已经进入了 2 万多所学校,有了接近 2000 万注册用户和 200 万月活。因为切入高中的难度较大,乐教乐学的用户以小学和初中居多。

对教育场景下的不同人来说,乐教乐学是教学工具、管理工具、家校沟通工具,也是内容平台。鲍岳桥向 36 氪演示了乐教乐学的产品后台,老师能通过数据统计看到不同地区、不同人群、不同教材版本的错题率,通过语音添加错题解析,再有的放矢地推送题目给学生。

对老师来说,乐教乐学就像是一个学校版的“百度文库”,经过平台审核后,老师可以上传和共享自己的教案和作业文档。既然本着给老师“增效减负”的目的,老师上传文档的动力在哪呢?

鲍岳桥用反问回答了这个问题:“这就像是为什么有人要回答百度知道呢?”他表示,上传教学内容对老师来说是一种成就感。现在乐教乐学平台上共有 40 万套作业模板,平台会对每套题进行人工审查,未来也会通过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方式来整理题库。

鲍岳桥告诉 36 氪,目前有 85% 的老师使用乐教乐学布置作业,剩下 15% 的老师使用最多的则是作业通知的功能,通过拍照、文档等形式,老师可以把当天的作业传递给家长和学生。但是家校类产品都面临一个压力,就是老师会把通知和交流搬到微信群里。但是鲍岳桥表示,仅凭微信很难通知到所有人,而且微信群缺乏管控,在乐教乐学上,老师能起到管理员的作用。此外,平台上有很多以班级为单位的小集体,记录学生在校的活动情况。

内容方面,乐教乐学以和出版社版权合作的方式放入了古诗词、成语、口算题、课外读物等内容,学生可以发表书评、做批注,平台在此基础上开发了很多游戏化的互动。鲍岳桥表示,以后这部分会以自己开发和对外合作的方式完成,给老师提供教育资源、给家长提供教育资讯阅读。

“我们不想以游戏化学习为卖点做收费,”鲍岳桥说。在他看来,这会给老师带来负担和压力,他更希望乐教乐学的工具和内容是免费的。教育类产品大多是漏斗形用户,想做付费转化需要很庞大的用户体量,鲍岳桥表示,乐教乐学不想走传统教育信息化的道路。

“但是我觉得可以跳出去看。”他说,2015 年,教育培训行业的总支出是 1.2 万亿人民币,其中有 1/3 的钱都用来做广告和招生了。加上乐教乐学的用户都是区域性的,这有可能会是产品变现的方向。

在 A 轮融资前,乐教乐学的投资都是由鲍岳桥自己完成的,他向 36 氪表示,公司在 2016 年年初获得了 6000 万人民币 A 轮融资,融资方暂时不做透露。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来源 » 从联众创始人、天使投资人重新做回创业者,这是一个互联网老兵眼里的教育行业

赞 (0)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坂田银时啊啊啊1、徐小平(真格基金) 明星项目:聚美优品、兰亭集势、世纪佳缘、蜜芽、大姨吗、小红书 徐小平,真格基金创始人、中国著名天使投资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