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拜CEO王晓峰:我们没有竞争对手,但我不知道怎么赚钱

摩拜单车、ofo几乎同时出现在我们眼前,之后不久出现在路边的小明单车也跟着火爆起来。共享单车突然的火热一定程度上稀释了普罗大众对滴滴们的关注,而这两家推出产品仅仅几个月的创业公司的CEO,也不幸成为被媒体、资本追逐的焦点。

我们没有竞争对手

在乌镇刚刚结束的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摩拜单车CEO王晓峰接受了观察者网的专访。被问到对竞品(指ofo)做了哪些准备时,王晓峰说:“没觉得我们有竞争对手,我们做的就是努力让更多人骑车。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别人克隆抄袭,你也拦不住”。至于盈利模式,我们也被问了好多遍。我觉得,现在谈这个还真的太早,原因是两个方面:

第一

为什么会有风投这个行当存在。我举个例子,我这个手机,10块钱造,20块钱卖,我为什么要你投我,我有钱不能自己赚吗?

为什么要别人投资,原因肯定是我们暂时还没有找到好的盈利模式,或者暂时没赚钱,然后我们需要风投让我们来赢得时间,用这个时间窗口来探索我们的盈利模式。

等我哪天找到自己的盈利模式,我肯定不会再用你的钱了。我现在没找到,所以我需要一些人帮忙给我们赚来一些时间。

第二

我觉得对摩拜单车来说谈这个时间太早,我们需要把用户群扩大。我们产品才7个月整,200天出头,我们还不知道怎么赚钱。比如Pony(马化腾)98年成立腾讯,他要是200天后知道做游戏做微信赚钱,那他就是神了。

当年Google的两位创始人最初就是希望做一个搜索引擎, 让人们上Google, 搜索到答案后就离开, 而不是像其他网站一样, 用各种方法让用户停留更久时间来卖广告. 所以, 最初也没有盈利模式, 但结果呢, 大家都知道了, Google找到了全新的广告方式来盈利。

找盈利模式,不要太早想赚钱

我们要给时间让企业去找盈利模式,不要太早想赚钱。坦率的说,越是新的东西,它赚钱的途径一定不是从既有的模式里面来的。”

之前澎湃新闻采访王晓峰时,记者问到:为什么要做膜拜打车?

王晓峰说:最初想这个事情的时候,觉得有两个问题其实没有被很好的解决:第一是交通拥堵,第二是环境污染。大家都希望有人能站出来解决这些问题。所以在准备创业的时候,希望能够在这两个领域里做点事情。想在更大范围内,去影响一些人。所以想到了自行车,自行车可以很好地在这两个方面起到一些帮助。

但是问题是,也可以生产一万辆自行车来卖,但是这一万人一年可能只骑十次。如果你想让一件事产生比较大的社会影响,它一定是一个城市中数以十万计,数以百万计的人来参与的。

所以,如果一辆自行车卖3000块钱,你可能想三天:我有没有这个预算?我买来方不方便?但如果让你做一个1块钱的决定,你其实3秒钟就可以决定要还是不要。所以我们就决定采用租车的方式。

国外租车其实是以年费为主,华盛顿原来是75美金一年,纽约是145美金一年,国内因为政府在这方面投入比较多,所以用的是押金的方式,基本上都是200到400元,我们就取了一个中间值。

澎湃新闻:为什么要做共享自行车?

王晓峰:最初我们想这个事情的时候,觉得有两个问题其实没有被很好的解决:第一是交通拥堵,第二是环境污染。大家都希望有人能站出来解决这些问题。所以我们在准备创业的时候,希望能够在这两个领域里做点事情。我们想在更大范围内,去影响一些人。所以我们想到了自行车,自行车可以很好地在这两个方面起到一些帮助。

但是问题又来了,我们也可以生产一万辆自行车来卖,但是这一万人一年可能只骑十次。如果你想让一件事产生比较大的社会影响,它一定是一个城市中数以十万计,数以百万计的人来参与的。

所以我们想,如果一辆自行车卖3000块钱,你可能想三天:我有没有这个预算?我买来方不方便?但如果让你做一个1块钱的决定,你其实3秒钟就可以决定要还是不要。所以我们就决定采用租车的方式。

讲真,我们不知道怎么赚钱

共享自行车看起来很美,但公司总得赚钱,得活下去。

不过,目前还没有一个公共自行车项目能自己盈利。据公开资料,纽约公共自行车依靠花旗银行的赞助每年仍然亏损数百万美元;中国杭州公共自行车在当地极受欢迎,杭州市政府用 8 年时间,投入了 3000 多个停车点、8 万多辆车,补贴了数亿元。去年是它最接近盈亏平衡点的一年,成本 8000 万元,依靠广告和模式输出的收入,亏损 500 万元。

可以看出,政府在公共自行车项目能否盈利上扮演了颇重要的角色。好在,王晓峰说,在政府方面的进展超乎预期。

“虹口区政府、杨浦区政府、长宁区政府都给了非常多的支持,现在已经有72个地铁站的停车点开始对摩拜免费”,王晓峰说。

很多人都在分析、琢磨、探索摩拜单车的盈利模式,将成本和使用次数套进了公式,得出了收回成本的年限。

“299的押金会给Mobike带来极好的现金流和资本沉淀”,“车身广告和APP广告能挣钱”,诸如此类,不绝于耳。出租车司机师傅也可以兴奋的围绕摩拜聊一路,自信的表示摩拜一定能赚钱。

然而每每遇到盈利问题,王晓峰总是会一如往常的简单回复:“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赚钱,多给我们点时间,盈利模式自然会有,至少现在没找到。”

摩拜单车基于租赁经济的B2C模式,而租赁经济的核心在于规模效应。

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曾经做过记者,创办过汽车科技自媒体 GeekCar。根据极客公园的报道,她曾说,这个事情有一半是属于公益的,有点public company 的意思。希望大家把眼界放宽一点,太早说盈利,就是在画大饼,没有意义,不过规模是非常重要的变量。

至于融资情况,业内信息显示,摩拜科技A轮领投方为愉悦资本,B轮则由熊猫资本领投、愉悦资本跟投,融资数额为千万美元级别,而在B轮之后,摩拜又迅速获得创新工场的B+轮投资。现在,摩拜的C轮融资亦已基本完成,消息将在近期公布。

“40岁创业怎么了?”

关注王晓峰的微博或微信,会发现他的动态页里一水儿的都是橙红色,有摩拜单车在故宫博物院前的照片;也有摩拜单车在同济大学校门口和毛爷爷雕像合影的照片;当然也有自己戴着墨镜,骑着单车看似风驰电掣的照片。

这个曾在宝洁、谷歌、科蒂,腾讯以及Uber工作过的男人,在快销与互联网公司之间不断切换,如今年已40又风风火火地来创业。在被诘难的问到“40岁来创业会不会有点年纪大了”的时候,他这样回应:“40岁创业怎么了?WHO发布了一个新标准,中年人是从40岁开始到69岁。所以我还挺年轻的不是吗?”

Uber于2014年2月从上海进入中国,王晓峰是其早期负责人之一,担任上海区城市经理。当王晓峰看到杭州区城市经理汪莹让杭州地区业务交出了全国乃至全球最好答卷时,作为当时的Uber上海总经理,不知会是怎样一种体验。

2015年底,王晓峰发了条朋友圈,宣布正式从Uber离职:“12月9日,正式离开Uber,即将开启一段全新的旅程和更大的冒险。”

有人说,王晓峰在Uber中国没有等来的CEO,在摩拜单车实现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来源 » 摩拜CEO王晓峰:我们没有竞争对手,但我不知道怎么赚钱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